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无峰驼》评读76【原创】  

2010-01-22 04:30:53|  分类: 长篇小说《无峰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无峰驼》评读7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原著   无峰驼   评读   阿丽玛

太阳落山了。

达木素像蜗牛样蠕动着,嘴唇已被干草刺得鲜血淋漓,鲜血凝固成了暗紫色的血块。

达木素已僵硬在深深的雪沟里。两条胳膊和两条腿机械地抽动,证明他还没有真正的死去。

怀里的婴儿还在哭着。

一条猎狗嗅到了达木素,欣喜若狂地高叫。跟着这条猎狗后面的十二条猎狗拖着一架雪橇飞一样直驰而来。达木素得救了。他真的不该死。

达木素被那架雪橇拉回那位住在森林里的猎人家里,猎人有一只雪白的山羊。这羊白得耀眼,只有青色的胡子与浑身的雪白形成了明显的区别。还有两只弯曲得像多年老榆树根一样的角,显示出了这只山羊的威风。山羊有奶,猎人设法把羊奶头塞进苏鲁别列的嘴里,苏鲁别列吮饱了山羊的奶,才拼着劲大哭起来,这是生命的呐喊,似乎在诉说着他几天来的委屈。苏鲁别列哭够,睡了。

“这只山羊就送给你了。”猎人是个看不出年龄的老人,满脸是银色的、亚麻色的,还有褐色组成的胡须。他盯着达木素说。两眼从胡须的缝隙中射出炯炯有神的光芒。

“这------”

“怎么,不要?”他的口气硬得像块坚石,“那就把孩娃留下!”

“要!要!”

“那还唔叽个----鸟?”他咆哮了,把“鸟”字吼得震耳欲聋。

“咩-----”

老猎人附下身摸着山羊的头顶,怒气冲冲地说:

“告诉你的新主人,老子这里有的是肉食,想住就住,不想住滚蛋。告诉你那混账王八蛋的主人要走一定带光我这里所有的肉食,不然,哼!我揪下他的尾巴。”老猎人说完,扛着他的猎枪,吆喝着他的狗走了。

“老子一年半载不回来。”

在坐上雪橇时老猎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打了一声悠长的口哨,飞逝而去。

山羊用有两条黑斑纹的嘴头顶开门,望着,直至老猎人消逝,直至彻底听不到猎狗的吠声,它才不无失意地咩了一声,用角顶严了板门,跳上了炕。

苏鲁别列还在熟睡着,山羊蹲在炕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苏鲁别列。

达木素在老猎人的木板房里住了一个月,他的身体早已健壮了。山羊是个很不错的妈妈 ,除了拉撒需要达木素外,苏鲁别列的吃就全由山羊操心了。他决定离开这里,作为卡伦幸存的唯一士兵,他要向参领说明,那里丢了一个卡伦,死了一群豪壮的人们。

打定主意后,达木素按照那个古怪的老猎人的吩咐收拾了所有的肉食,怀里揣着孩子,领着山羊向茫茫的雪原走去。

长篇小说《无峰驼》评读7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浩荡的生命之歌,人间的爱……

阿丽玛

“不!我不死,我要活着!就是万不得已吃了怀里的苏鲁别列他也要活下去!”我被达木素这样一句从胸腔里喷出来吼震撼了,是什么信念让达木素从胸腔里喷出这样一句话?我将“达木素”与“硬汉”这两字不知不觉划上了等号。他“硬”是因为他身上流的是刚烈、奔放的土尔扈特人的血。他同样和他的父辈一样为一个“信”字“义”字活着。“艰难地爬,嘴里塞着干枯的草和雪,嘴唇被干草刺得鲜血淋漓”此处的细节描写不能不让看书的我浮想联翩了。突然,我情不自禁地也从胸腔里喷出一句:“他不是为失败而生的”!“喷”出这话时,我感觉得到我颈动脉的血正以最大的压力流动着,继而我又陷入了久久地沉思。我像达木素一样跋涉在茫茫雪原,往嘴里塞着干草和雪,任凭干草将嘴唇划出鲜血,我在体悟那份痛与凝重?是的,不能自拔……

达木素从胸腔喷出的那几个字刚刚落地,随着“咩“的一声叫,一只“白的耀眼的山羊”出现了。《无峰驼》凝重但不沉重,是因为作家总能在我即将沉重的时候轻转笔峰,时而幽默、滑稽、时而轻快、俏皮。就如此段文字中出现的这个看不出年龄的古怪、霸气、但善良朴实的老猎人。“老猎人”这一形象就像作家笔下的一幅素描,线条和轮廓只是简洁的几笔,但他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了——

他盯着达木素说。两眼从胡须的缝隙中射出炯炯有神的光芒。

“这------”

“怎么,不要?”他的口气硬得像块坚石,“那就把孩娃留下!”

“要!要!”

“那还唔叽个----鸟?”他咆哮了,把“鸟”字吼得震耳欲聋。

“咩-----”

老猎人附下身摸着山羊的头顶,怒气冲冲地说:

“告诉你的新主人,老子这里有的是肉食,想住就住,不想住滚蛋。告诉你那混账王八蛋的主人要走一定带光我这里所有的肉食,不然,哼!我揪下他的尾巴。”老猎人说完,扛着他的猎枪,吆喝着他的狗走了。

“老子一年半载不回来。”

在坐上雪橇时老猎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打了一声悠长的口哨,飞逝而去。

 “满脸胡子”“口气硬得像坚石”“咆哮、怒气冲冲、恶狠狠”,作家就给了老猎人这样几个形容词,这几个词似乎和善良、可爱靠不上边,但作家笔下的这个老猎人你能不说他善良?老猎人和达木素间的几句简短的对话,这话“咆哮着“但字字句句充满着”温情”。作家的笔下的文字是有温度的,他能让人的心热起来眼睛湿润起来。“他设法将羊奶头塞进苏鲁别列的嘴里”,这一小小的细节描写实在是很生动也很有趣,我就试想着这粗手大咧的老猎人是如何将山羊的奶头塞进婴儿小小的嘴里?充满温情的细节,感人至深的细节!

这只“白的耀眼”的山羊更有意思,你瞧它那“两只弯曲得像多年老榆树根一样的角” 它能用“黑斑纹的嘴头顶开门”,它会“望着老猎人消逝,它还“不无失意地咩了一声”,它会“用角顶严板门,跳上了炕”,它能“目不转睛地盯着苏鲁别列….这是一只山羊?是。但在作家的笔下,这只羊它懂感情,它会怀念,它充满慈爱,它像一位母亲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苏鲁别列”。山羊母亲,接下来这将又是怎么样一个人与动物的故事?我迫不及待地构想着……

文学作品中细致的描写在于给人以真实感,越细致越容易使人觉着像真的,从而使看了以后的印象更深刻,《无峰驼》的作者做到了,像对山羊的描述。文中“老猎人”的形象在故事的进展中仅仅起补充或连接作用,作家则用粗线条只提及几点,我就用我的想像把文中未写到的给补充起来了,读书的乐趣也正在此吧。《无峰驼》笔下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他们的举止言行既富于生活的真实,又有不显雕琢的艺术概括和夸张,因而在特殊时代背景底色上这些人或动物个个神灵活现,似乎他们就生活在我家乡的这片草原。揣摩作品的同时学习着作家新、奇、刁、怪、别具一格的的语言风格和写作技巧,这样读书评书的过程是何等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