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别了,司徒雷登 长篇《荒原狐-乙系列》141【原创】  

2010-12-27 06:42:55|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了,司徒雷登   长篇《荒原狐-乙系列》14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雨飘最终没有跟我回到草原。但在这座城市与她度过了我一生最难忘的三天,这难忘不仅仅是感情上的重温,而更为主要的是我摸清了雨飘病态的根源。实质上这时的雨飘除在最忘乎所以的一刻属于我外,忘乎所以前,忘乎所以后她都是心不在焉了,都是实质上没了灵魂的皮囊了。尽管是这样我还是跟这个“皮囊”游览了这座城市的许多名胜古迹。对历史留下的文化遗产我时时对其发出由衷的赞叹,而这赞叹没有想到膨胀了雨飘的得意,她时时流露出外国文学作品中巴黎的贵族蔑视外省人的神态,不是我历来对她的这种神态不屑一顾,甚至“以牙还牙”,她会用这个城市最损的语言去褒贬、去讽刺、去挖苦,甚至去污蔑她认为的“外省人”,而去掩饰她内心不知是何因形成的自卑,自虐情结和自恋与自大,自傲与惶恐,自负与无奈的综合性症状。

每逢这时我都会叫着我给她起得绰号,这个绰号只有我和她才会领略出那万般的亲昵。

我叫她时,她会用“干嘛?”来询问我。那神态的不耐烦淋灭了我心中升腾起来的爱,我在沉默,在心中原谅着不耐烦给她带来的浅薄。我会再叫她一声。她这才一惊,似乎刚刚从迷茫中醒来,歉意地一笑,答一声“哎”。那“哎”答应的美妙、天真,似春风能融化寒冬,似一曲仙乐能超度丑陋的灵魂。每逢这个时候,我都想吞噬掉她的丑恶,让她变成她的眼睛——似湖如烟朦朦胧胧的眼睛一样,面对我,面对这个世界。

“雨飘,这是一个误区。”

雨飘没有反驳我,但我看得出她的心不在焉。她似乎对什么都心不在焉,唯有提到“麻将”、“酒”、“红话”她才会神采奕奕。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为雨飘卑微的灵魂悲哀。我力图用爱去唤醒她的麻木,用哭泣惊醒她的良知。可是,雨飘就是这个城市中那特有土壤的种子,不管气候多么恶劣,它都会茁壮茂盛。

“秦始皇是这里人吗?刘邦、曹操、李世民、司马炎是这里人吗?耶律阿保机、完颜阿骨达呢?就连赵匡胤也差那么一点,非但如此,窦尔墩是献县草寇,黄金荣是上海滩黑社会,就连小贼时迁也是水泊梁山一员。说实际话,雨飘,这里连名烟花女子都没有,甚至连‘邯郸学步’的成语都没有产生。你牛什么你?你拿什么牛?雨飘!”

我连珠炮地问雨飘,雨飘呆呆地,躲闪着我咄咄逼人的目光。雨飘的目光、神色是胆怯的、唯唯诺诺的。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本不该这样质问她,但我必须这样做。

“城市的任何辉煌只是这个城市的财富,它代表不了你,你只是你自己。当年希特勒用最残暴的手段欲图赶尽杀绝犹太人,但是犹太人没有绝种。印第安人最终还有自己的一块种的敷衍地。雨飘你想过这一切的文化背景吗?”我搂着雨飘的肩摇着,声音缓和到了虫吟……

我没能把雨飘拉回草原——

“别了,司徒雷登!”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