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狗情 马情 长篇《无峰驼》133【原创】  

2010-12-31 08:56:15|  分类: 长篇小说《无峰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情  马情   长篇《无峰驼》13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黑土洼凄冷的清晨,不满了哀伤。送葬的队伍走出了城门。城外已点燃了一堆堆用鼠油拌了狗粪的火,这是当地的一种习俗,叫“撒路灯”,意思是怕死人迷路。

    安仁山顺着路灯加快了步子。

    坟地就在眼前,而一里多长的“纸扎”队伍还没走出城门。“金童”、“玉女”还在摇摇晃晃地挪动,高大的“楼台亭阁”,被东方刚刚冒红的晨曦照耀得瑰丽无比。

    “少爷,楞二他们回来了。”突然,老更夫气喘吁吁地追上了麻木而呆滞的安仁山。

    “追到没有?”安仁山心不在焉地问。

    “还不知道,我来不及问,便追你们来了。”

    “好,先让楞二他们歇着,下完葬我就回去。”

“咴儿----”

一声凄婉的马嘶在黑土洼送葬的队伍的嚎啕中响起。“雪里白”挣断了缰绳从城门冲了出来,向墓地飞奔着, 它的后面是与安哲生前形影不离的小八子。

    “雪里白”一到墓地,用前腿使劲创动着打坑子挖出来的新土,口中呜咽着,像人的哭泣。小八子后腿沉重地蹲在墓地坑边,呆呆地看着这稀奇古怪的一切,不时地轻轻地吠上一两声别具一格的无可奈何。它的声音是尖细的,失去了往日的宏亮。

    “雪里白”还在拼命地刨着土,湿漉漉的土纷纷落入墓穴之中。

    “让雪里白给爹陪葬吧?”安仁山实在不忍这样看下去,对众人说。

    “不!不能!大哥!”润香子猛地扔掉了丧捧,向“雪里白”跑去。她抱住了“雪里白”的脖子,“大哥,不能这样,它救过爹的命呀!”

    “我知道。”安仁山此时流下了眼泪。

    润香子哭着:“把它给我吧。爹死了,也算给我们留下点纪念。”

    “它跟吗?”

   润香子把“雪里白”的断缰绳攀到了它的脖子上,然后轻轻抚平“雪里白”头上碰破了的皮。“雪里白”哼哼着,亲热地蹭着润香子:“它会的!”

    “那就给你吧。”安仁山低声说。

   棺材终于抬来了,唢呐又开始起劲地叫着。纸扎的东西点着了,火焰冲向了半空。送葬的们满满跪了半山坡。“雪里白”离开了润香子站在墓坑边,小八子在它蹄边蹲着,低垂着头。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