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母女 长篇小说《无峰驼》126【原创】  

2010-12-06 07:52:28|  分类: 长篇小说《无峰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女   长篇小说《无峰驼》12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我给你唱支歌好吗,白鹿?”良久,百灵子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轻轻地唱了起来,“噢噢,睡觉觉,妈妈去给打耗耗,耗耗......”

百灵子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草原上的百灵鸟,白鹿起初并不想听从百灵子这近乎无聊的建议,但她没制止。渐渐地听得入迷了。

  歌声把白鹿带入了一个遥远的年代:小时候妈妈常常这样搂着她唱着这首歌。除了这首歌,妈妈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记忆,只有这首歌。这首歌就是“妈妈”。白鹿满眼噙着热泪,望着百灵子薄得像低一样的嘴唇和百灵子满脸慈爱的神情。

   白鹿心里甜滋滋的,她闭起了眼睛,任百灵子随意抚摸着,捏着,亲吻着。把她当做了妈妈。

    “我要有个妈妈多好啊。”白鹿梦呓般地,“给哥哥报了仇,我就要找她,妈妈一定还活着。”白鹿喃喃地。

百灵子紧紧地搂着像羔羊一样的白鹿,轻轻地抚摸着白鹿红红的脸膛,还有那微微翘起的鼻子。眼泪像珠子一样又一次掉了下来:“说一说你和你哥哥是怎么过来的?”

白鹿眯着眼,长长的带着弯钩的睫毛挂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她没有听到百灵子带着哭腔的恳求,还沉浸在弥补未来的虚幻之中。墓穴外的风加剧了,寒气隐隐地侵入。白鹿打了个寒颤,她好像被什么螫了一样跳了起来:“盗墓贼呢?”

    “盗墓贼?”百灵子惊讶地问,随后说:

“我来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你为什么跑到这里?”

    百灵子望着满脸怒气的白鹿手足无措的摆弄着衣角,白鹿的脸更白了,她低垂了头。

    白鹿厉声地:“说!”

    “说什么?”百灵子胆怯地。

    “什么都行。”白鹿的眼睛里冒着火,她随时可能把她刚才还依偎着的百灵子活活吃掉。

    “那天。”百灵子望着墓穴的暗处极不情愿地讲述起来,“从你出现后,我就不想继续当叉头子的压寨夫人了,当我发现叉头子又害了你以后,我没犹豫一点就离开了叉头子,在草原上毫无目的地走。叫狼吃了,叫人抢了,我也不管了,我也是个苦命的人。”说着百灵子已泣不成声。

白鹿只是默默地听着,她没有再发火。她说得对。她也是个命苦的人,白鹿心里想着,一种怜悯倏然升起,刚才消失的情感又慢慢弥漫了她的心灵。

    良久白鹿问:“你没见盗墓贼吗?”

    “我不知道什么是盗墓贼,你是说盗墓贼是个人吗?”

    白鹿点头。

  “没有,这里没有人,十多天了,一个人也没有。”

    “这死鬼,他会去哪儿呢?”白鹿扫视墓穴,除了上次的印象,没有丝毫迹象说明什么,她轻轻叹了口气,把身子又向百灵子靠了靠,“说吧!我闷得慌,说说你的过去吧!”

百灵子的声音像流水一样的声音在墓穴中潺潺流淌着,流淌出一幅情态可掬的中原风貌来。 白鹿似乎睡着了,或许被百灵子娓娓的描述感染了,抑或是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在百灵子讲述的整个时间里,白鹿没有插话,连姿势也没改变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