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瞎二舅与傻舅姥爷》51【原创】  

2010-03-21 07:58:15|  分类: 中篇《瞎二舅与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

小说《瞎二舅与傻舅姥爷》5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在寡妇把二舅的孩子扔进河里的第二天一大早,二舅用一块奇大无比的白布包住了头,用独特的嗓门把头道渠的人全部吼到了他房前的广场上仰着头看着天喊:“寡妇弄死了我家的孩子,这孩子虽然不是考花的孩子,但他们是我的。我用最笨的方法掐死了寡妇,同时我弄瞎了自己的眼睛,为什么?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了。”

人们交头接耳着。二舅摆了摆手:“我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请大家按人头分下去,我琢磨着够每家重新盖房子了。分了积蓄的唯一要求就是明天太阳落山时都离开头道渠。”

“不,我们死也不离开头道渠。”

“不行!”二舅第一次在头道渠人面前咆哮了,“谁也得走。我能掐死那个寡妇,也能掐死你们中的任何人。明天太阳落山时不管有没有人,不管你们走不走我都要放火点所有的房子。”

第二天的一大早二舅的瞎眼流着殷红的血,文温尔雅的二舅像一头瞎狼疯狂地在头道渠的每家每户走着,他走得很沉重。有时他会在一些要好的家门口侧着头,竖起耳朵仔细地听很长的时间。

太阳慢慢地滑向了大敖包,瞎了的二舅犹如没有瞎时的二舅一样准确无误地把每一家的房上倒上了油,又无一例外地用火把点着了火。

头道渠的大火着了五天五夜。

头道渠的人们流着眼泪站在土围子旁边守了五天五夜。

领弟、见弟、召弟、抢弟一身素装骑在马上,他们守候在二舅的身边:“让我们姊妹三个留下陪你。我要嫁给你。”领弟说。

“我已经瞎了。”

“我不怕。”

二舅慢慢地:“听我的领弟,你的任务是给见弟和召弟、抢弟找个好婆家,你考花姐会高兴的。”

“我不走,我护着你。”抢弟哭着。

“抢弟,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走,我掐死你。”

“姐夫,我知道你,你下不去手。”

瞎二舅咆哮着:“错了!”

领弟拉住了抢弟:“抢弟,听姐夫的,他心里比我们难受,我们一定听姐夫的话!可是——”

二舅举起了手,领弟停止了说话,眼里流着泪。

领弟看着二舅,悲怆地问:“我会照顾好见弟、召弟和抢弟的。可是,你为什么不要我?”

“没有理由。领弟,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那是不可能的,请你理解我,理解我!”二舅吼着,眼中的血汩汩地冒着。

当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在头道渠的上空猛烈地刮起来时,曾经在头道渠居住过的人们没有谁去指挥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他们也没用谁去指挥不约而同地向二舅喊:“老天保佑你!”

头道渠的周围回响着“老天保佑你!”,袅袅地。

领弟、见弟、召弟骑着马狂奔而去,带着经久不息的呼喊:“姐夫——考花姐——”

 

 小说《瞎二舅与傻舅姥爷》5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把思考留给坍塌》

 

吼唱着号子夯起了又坍塌了,

坍塌了还能不能再垒起?

垒起了谁还敢说不坍塌?

如刀似锯的坍塌,

勾住了今天最瑰丽的一抹晚霞。

啊——

苍莽告诉我,

没眼的世界是一片亮堂堂的洁净;

辽阔告诉我,

没心的世界是一片懒洋洋的辉煌。

把深邃留给草原,

把思考留给坍塌。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