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窑沟台女人原始着生活的真实《荒原狐-甲板块》4【原创】  

2010-03-30 07:27:45|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窑沟台女人原始着生活的真实《荒原狐-甲板块》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太阳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懒懒地挪向了半空,大队部门前的空地上人头依然缵动,锣鼓依然震天般地响。几面耀眼刺目的红旗被强劲的风舞弄的猎猎作响,几十个浓妆艳抹的男男女女披红挂绿跃跃欲拭窑沟台颇有传统风格的“社火”,每当有重大的活动林春根都要引以为荣他的“社火”。

城市要来学生的消息对于窑沟台来说无疑是晴天的雷、六月的雪,那方方面面的感觉,方方面面的震动是可想而知道的。人们有理由存在各种各样的猜测,也有理由存在各种各样的骚动。他们对城里人是新奇的,特别是在林春根嘴里说出那些令人不得不想入非非的诱惑。

想入非非的人们非常愉快地想入非非着,甚至想理直气壮地剥光这一帮城里人,看看他们的物件跟乡下人有什么不同;不想入非非的人们却在窑沟台的各个角落里探头探脑着,窃窃私语着。他们望着村南面山的豁口畅想着这伙人来到后的壮观情景。

太阳在人们的注意中已经偏西了,惯于好奇的窑沟台人的好奇在过长的等待中不知不觉消失着。

薛双是个好看的女人,她挤眉弄眼地问小肉子:“小肉子,你这次不找一个城里妞?”

“当然想,就是不知道这城里妞有没有咱窑沟台的女人棒?”小肉子直言不讳,但也带着明显的挑逗。

一个女人撇了撇嘴:“窑沟台的女人有什么棒的?”

“你是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你没听过外面的人给咱窑沟台女人编的歌谣?”小肉子靠近了薛双,两只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薛双丰满的胸部。

薛双并不介意,而是有意无意地挺了挺自己引为自豪的胸:“没有,我们没有听说过,你给大家说说。”

小肉子看了一圈众人,抹了一下脸,“说就说,反正是女人的,跟我也没什么大关系。歌谣说‘天下的女人万万千,窑沟台的女人L上了天,窑沟台的女人天生的好,窑沟台的女人天生的L……’”

墨菊停止了舞动,走到小肉子的跟前,拉达着脸:“小肉子,这是谁编的?我看是你自己编的,你是成心糟践窑沟台的女人。”

“你也知道是我编的?那就好,咱吃不上猪肉,看看猪跑还不行?我一天跟你好不上,我就编下去,多会儿你跟我好了,哪怕是一回,我就不编了。我死了也会当个风流鬼。”小肉子正色地对墨菊说。

薛双起哄:“好啊?你的皮紧了,是不是想叫我们输输?来,姐妹们输这个狗东西的皮。”

薛双是有号召力的,众女人一听要给小肉子输输,都起劲地跟着起哄。小肉子在女人的起哄中已经被众女人按在了地下,女人门七手八脚把小肉子的裤子脱了下来。

所谓的“输”,就是用一根麻绳把男的玩意儿缠起来,然后一拽,人称“放辘辘”。

不安分的窑沟台人是别出心裁的。十几个比平日更精心打扮过了的壮媳妇把小肉子的裤子扒了下来,有人把麻绳缠在了小肉子软里巴塌的零件上,准备“放辘辘”。这是窑沟台女人对男人最大的惩罚,也是最大的戏弄、侮辱乃至蔑视。天不怕地不怕的窑沟台的女人们在开心的哄笑中郑重其事地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