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审视这条河《荒原狐-乙板块》29【原创】  

2010-04-28 06:45:57|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视这条河《荒原狐-乙板块》2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随着黑色大走骡的一声高嘶,被暗夜笼罩的濡水开始放亮了,鸟儿们开始了草原悦耳持久的晨唱。尽管昨天经过一夜的奔驰,但我还是早早地爬出了睡袋,牵着大走骡向濡水源头走去。像许多河流一样,濡水以浩大的声势奔腾入海,但它的源头却显得心平气和。从盘古山与猴项山之间的峡谷中由东向西流出的河水细不盈尺,腼腆冲出了深深的河道。出了峡谷之后,河道逐渐变宽,走出夹山的约束一路西奔大约二十几公里,忽然调头北上,穿过一望无际的锡林郭勒草原,直入蒙古高原的沙漠地带后却又像改变了主意似的,再次南返,携着慕名而来的小滦河、武烈河、柳河、暴河越过喜峰口,跨过长城,直扑渤海。

濡水虽然不像黄河、长江那么盛名盖世,却是中国北部民族大融合最有资格的见证者。我国北方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五个系统二十多个民族在这片草原上生存、发展,直到像濡水归海那样,溶入共同的遗传基因感受着生命的暄嚣。

人类无法改变时间的流动,生命的内力却透入空间把自己动人的色彩镀在历史的每一页。不管你来自何方,又将何往?只要在这片草原留下你的足迹,濡水就会记住了你生存的旅程,你就永远走不出草原的图腾。悲剧、喜剧、闹剧、恶作剧,都离不开草原赋予你的主题。

一百年前,我的祖辈、外祖辈不约而同地从遥远的远方或者盲目,或者清醒地踏入这片草原,饮下第一口濡水时,是否洞察了敕勒川已给了他们最终的宿命。他们来自何方?当年我参予全国地名普查工作,借着工作之便我整整考证了两年,我失败了,当时我的父亲已经过世,由于历史的原因他至死都不说他的父辈来自何方。五十年代他曾经找过,后来他把寻找的线索深深地埋在心底接受着一次次永远说不清的审查,只是隐去原因为我们换了一个据说是原姓的姓氏,他却冠着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姓氏一直到他死,病历上都没有更改。母亲提到她的祖辈只说道“西面来的”,我问过许多比母亲年龄更大的老人,得到的答案也是“西面来的”。我只能确定他们的远祖来自不同的地域根据是他们对各自前辈的称呼,母亲称其父为“大”,父亲称其父为“爹”。

母亲的父亲我们称呼为姥爷,我的姥爷确实来自西部。我无法考证天灾人祸在人类历代迁徙中扮演的角色,但逃荒无疑是中国历代各族百姓跨越地城隔离、文化隔离,创造新的生命圈的最初方式。

在距今一百年左右的中国西部某一地区,遭受了连续十八年灾害。是天灾还是人祸,或者是天灾诱发的人祸,泛滥了的天灾,姥爷就是那个时候肩挑他已出世的两个孩子领着姥姥流落到敕勒川的。母亲是姥爷来敕勒川定居后出世的。

草原富饶,黑土地肥沃。不久,姥爷和姥姥接来了他们各自的父母,开始了富足的半农半牧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姥姥的父亲失踪,接着是一个耳朵,一个指头零零碎碎地随着绑票的口信被送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