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是人?《荒原狐-乙板块》39【原创】  

2010-05-17 08:40:23|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人?《荒原狐-乙板块》3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在家庭中我向来不赞成有“皇亲”和“外戚”之分,因为人是具有了理性的动物,所谓的“理性动物”就是区别于没有“理性”动物在本质上的截然不同。小蜘蛛一有意识就是吃掉母亲的躯体是使自己能成为“蜘蛛,母螳螂与公螳螂交配后就被母螳螂吃掉,剔除公螳螂为爱情殉职的悲壮外,公螳螂的牺牲是为了螳螂家族生命的延续。小寒号鸟快能离窝时歹心即起,它们非得吃掉母亲,那是为了自己能够振翅高飞。两个理性的人结为夫妇,那么他们就结成了共同的“命运体”,他们就成了一艘休戚与共驶向生命终极的船。生命的诞生都不是孤立的,它是一种有序的延续,而生命延续的载体是承载人类历史灾难的父母。在人类还没有理性时,父母是最危险的角色,他们时刻有当蜘蛛,当螳螂,当寒号鸟的危险。而这危险公平地讲首先应该先“优惠”自己的父母,而不应该是对方的父母。如果是对方的父母,那么毫无疑问他已是有了“理性”,既然有了理性,那么道德的人按理说就该降生了,道德的人一降生,天下的父母就该免除灾难了,也就不该担心时刻被吃掉了。人类社会一诞生,道德社会也诞生了,那是因为人类恐惧自己重蹈子女们为他们铺就的一条不可更改的蜘蛛、螳螂、寒号鸟的悲戚之路------

什么是人?《荒原狐-乙板块》3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二弟在开始就没有进入“父系”这个圈,其实二弟是最愿意回这个家的人,因为他的心底是那么善良,他的为人是那么热心。他对别人都是如此,何况对自己的亲人?然而,他没能随便地、自由自在地、经常地回这个家来,或者经常看一看他已是年迈的老母。老母六十岁以后却有九年没见二弟,她经常跟人说她的二儿子,这分明是想他。二弟还是没有回来看她,她说服了其他儿女奔赴千里去看她的二儿子------母亲的那份热切,母亲那份殷殷的思念会在她年迈的心中确立一个什么样的期盼呢?但愿让年迈的母亲有一个圆满的玫瑰色的梦------

据说,二弟的爱人给了母亲很大的难堪。据说,其爱人责怪母亲没有给她孙子钱,而她也是没有一点收入的母亲却给这给哪。据说,二弟壮着胆子跟其爱人理论了几句,说,我老娘九年才来一次,你忍耐几天。其爱人不依不饶死去活来。我母亲把二弟脸上的皮拽起老长,事后母亲说,可怜我儿子瘦得就剩了一把皮,我拽我儿子的脸就跟拽我的心一样难受,当着儿媳的面我连哭都不敢哭,还得陪着笑脸。儿子给买了个烧鸡,我心里堵着哪儿能吃得下? 儿子又不敢给我夹,端上端下那个烧鸡坏了也扔了。据说,母亲刚一离开二弟家,其爱人的母亲住了院,二弟没有按同样的“政策”去对待其岳母,也许也不敢跟其爱人叫一次板,让她知道爱别人等于爱自己,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的真理。解放区的老百姓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二弟没有这样去做,而是满腔热情地义无返顾地奔赴第一线。我常常指问苍天、指问灵魂:二弟付出的意义、价值是什么呢?他叫他的儿子能够仿效到什么呢?凭我和我二弟的感情,我不该把二弟的家庭琐事放在哲学的范畴思考,但这“家庭琐事”涉及了我的母亲,我不忍让母亲伤心。这“家庭琐事”实质上已是社会问题。我想思考的是:类似二弟这样的事例,他们的人格、他们的尊严受到别人的关注没有?当他们的人格受到藐视时、当他们的情感受到侮辱时、当他们的奉献被人奴役时、当那高尚的举动被人野蛮地强奸时。优秀人物的忍耐是令人敬畏的,但他们的做人原则也是令人敬畏的。

“所有那些从外部降临到人身上的东西都是空虚的和不真实的。人的本质不依赖于外部的环境,而只依赖于人给予他自身的价值。财富、地位、社会差别、甚至是健康和智慧的天资——所有这些都成了无关紧要的。唯一要紧的就是灵魂的意向、灵魂的内在态度;这种内在本性是不容搅乱的。”(《人论》)

在我们探讨以上哲学命题时,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古老的、至今尚未被搞清楚的概念:什么是人?人被宣称为应当是不断查问和审视他的存在物——一个他生存的每时每刻都必须查问和审视他的生存的存在物。人类生活的真正价值,恰恰就存在于这种审视中,存在于这种对人类生活的批判态度中。

宗教让我们搞清楚了人类本性的秘密:堕落前的人和堕落后的人。堕落后的人容易丧失自己的人性、理智和意志。上帝告戒说:傲慢的人啊,当你醒悟过来时,你就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狂人!你自身是卑贱的,低能之人,沉默吧!要懂得,人无限地超越了人,应当从你的主人那里去听取你一无所知的你的真正身份!

搞历史和家族史的人说,一个家族有分支要剥离主体去形成另一个群也属符合历史规律。但假若二弟人为地、或者是被迫地要逃离开这个群而进入另一个不伦不类的群,我以为他是悲哀的,也是不明智的,甚至将是他人格上永久的耻辱!

我今天这样去思考二弟不是对二弟的肢解,而是对二弟人格、精神被肢解后的粘合。他这个人本身就应该是一个凿刻的雕塑,本身就是一道很难破译的谜,但这个谜一定是美的人性折射的五彩缤纷。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