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萨仁图雅我记忆中美好《荒原狐-乙板块》43【原创】  

2010-05-21 06:20:52|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仁图雅我记忆中美好《荒原狐-乙板块》4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那间孤独的小房子突兀地立在平坦的草原上,显得那么唐突、无助,它的存在大概有四十年了吧。房子的里面是一口井,本来在这房子前面应该有一排长约二十米石制的水槽子,是马群在炎热的夏季饮水的地方,叫做“牧地井”。这样的“牧地井”在草原上每隔一二公里就设置一个,随着耕地对草原的侵蚀,和全球性绿色植被的沙化减少,极目处,这个“牧地井”已是硕果仅存的唯一,现在的草原已不是我小时候所见的样子了,也用不着“风吹草低”即可“见牛羊”了。

五十年代初,这片草原创立了由大批移民和当地农牧民以及各种管理人员组成的省直辖下的国营牧场,不久某集团军建起了军马场。几十年过去之后,国营牧场改为国营农牧场,军马场也成了该集团军的后勤农场。天仍苍苍,野却不再茫茫……

坐在“牧地井”破败的矮墙旁“秃子”与我分享挎包里的饼干后追着一只蝴喋跑远了。我喝尽了昨日剩下的烈酒,装酒的壶是我二十几年前在骑兵连用过的水壶,以后的岁月里不管是什么样的酒只有倒进这水壶再喝到嘴里,我感觉才是真正的酒。二十多年前当萨仁图雅临别时递给我装着酒的水壶时,我不知道那酒竟是我们永别的纪念。二十多年里记忆的压迫让我幻化了曾经的那一切,但这种喝酒的方式却再没有改变过。慢慢地我甚至淡然了这习惯的初衷,铝制的水壶上刻下的蒙古文已经模糊不清,但我不会忘记它是萨仁图雅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