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丧失的过程是痛苦的 长篇 《荒原狐-乙板块》58【原创】  

2010-06-20 08:11:26|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丧失的过程是痛苦的  长篇 《荒原狐-乙板块》5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隆冬草枯地冻,匈奴族人蜇居在温暖的山湾里,整日喝着奶酒,沉浸在醉的酣畅中,明天干什么呢?他们并不憧憬。春暖花开,游牧于水草鲜美的草原各地,繁忙而盘歌于野。秋高马壮,干什么?南去汉朝,掳掠玩耍,于是,一声唿哨,一声呐喊,男女老少驱赶着马群、羊群滚滚而去,又滚滚而来。

  马在当时的战争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拥有了马便拥有了战争的主动权,除外就是人的强悍。北部民族是强悍的,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敏捷的短腿马,面对富饶发达的中原地区,他们冲进去,再突出来,像儿戏一样没有规则,在一个地方立足不下,游荡到另一个地方。对马的彻底发挥和与马的生死相依让他们有了闯进任何地方的特权和离开任何地方的随意。马是他们的象征、存在的载体。离开马背他们都将渐渐地失去自己的个性、语言、习惯,溶入世界中某一个人流中去。

   濡水汩汩地呻吟着,没有惯常中的炫耀和作为河流的表现。但我感到了它的颤抖,似乎感觉到了匈奴成千上万的人马驰骋在它两岸时的壮美。汉匈之间的战争,有没有正义或非正义的区别?濡水无意去评判。任何战争都是发展自身存在,维护自身利益而兴起的。战争推动了社会向前发展,或延缓了历史的步伐,这是一个永恒的争论。

   我曾不至一次地思索,历史上生活在中原地区的人民,平原大片肥沃的土地让他们创造了农业文明和极具包容力渗透性的文化,但也把他们束缚着卷入沉寂的依赖性里。北方游牧的各民族能超越士地限制,迅速地壮大,以其耐人寻味的自由实现着自己的意愿。但他们永远是无根的浪子,离开了马背,离开了草原便丧失独立存在的任何标志。我想这丧失的过程一定是痛苦的。

 

  

丧失的过程是痛苦的  长篇 《荒原狐-乙板块》5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匈奴势力退出漠北之后,继之而起的是属于东胡族的乌恒和鲜卑。东胡自被匈奴冒顿单于击破后,余众分裂为乌桓和鲜卑两部族。公元一世纪乌桓与鲜卑同时兴起,乌桓位居鲜卑之南。在匈奴强盛时期,乌桓曾受匈奴奴役。公元一世纪中叶,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时,乌桓乌桓乘机摆脱匈奴统治,与东汉王朝通好,按受东汉王朝的封号。于公元49年遣使通汉,接受封号,北匈奴西迁之后,鲜卑移至北匈奴旧地,与留居原地匈奴十余万户合并,势力逐渐强大。一直到鲜卑首领檀石槐统一了东西诸部。南侵中原边地,北逐丁零,东败夫余,西击乌孙,尽有匈奴故地,势力极盛一时,在大漠南北建立起了一个部落军事大联盟。檀石槐把这些地区划分为东、中、西三部。檀石槐死后,鲜卑统治阶级内讧。西部鲜卑各部背盟而去,中部分为两个集团。檀石槐后裔步度根集团和“小种鲜卑”轲比能集团。东部亦分化为几个部分。后轲比能的力量逐渐强大,再度统一鲜卑,恢复了部落军事大联盟。

   轲比能统一鲜卑后,屡屡侵犯边郡,幽、冀二州首当其冲,于是魏明帝派剑客杀死轲比能。游牧部落的政治组织本来就松散,其兴衰往往依首领个人力量的强弱而变化,因此,轲比能一死,鲜卑的部落军事大联盟第二次瓦解。

   到公元三世纪中叶,鲜卑分裂为许多部落,其中比较强大的有慕容部、拓跋部和宇文部。拓跋禄官继承大酋长地位,自己率他的部族到了他祖先生活过的濡水流域。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