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瞎子们开始登场 长篇《荒原狐-乙板块》59【原创】  

2010-06-21 06:33:22|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瞎子们开始登场  长篇《荒原狐-乙板块》5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大走骡经过一上午的奔驰出了四十里峡谷,前面是濡水流经的曷里浒东川。太阳把我和大走骡的影子清晰地投在了地上,我知道正午了,于是勒住了大汗淋漓的大走骡,卸下鞍子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搭好轻便的小帐篷,铺好牛毛毡,拿出食物。

   “秃子”随着与我的熟悉已开始放肆到在我进食时聒不知耻地盯着我,那不礼貌的眼光透露着羞怯的贪得无厌。“秃子”的经历我无从知道,但它越来越暴露着它没有经过良好教养的各种恶习,就是吃饱了,也处心积虑地想得到不属于它的食物。

  吃完饭,我仰躺在简单的行李上,望着远处黛青色的大山。这座从长白山山脉绵延过来的山叫炭山,在历史的册典上炭山作为一个鸟中歌王百灵鸟栖息之地而著名中外,元世祖忽必烈曾命伶人谱曲,驯教从炭山捕捉的百灵啼唱。

   百灵鸟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扇动着花白相间的双翅。我很羡慕蓝天给于百灵鸟的自由……

   人来到这个世界注定要承受各种压力,在压抑或反压抑的作用下实现力量的冲突。当人暂时走出自己的家庭和社会氛围,无所束缚,无所依持地投身于大自然时,他站在山巅或海角,俯仰于天地之间,将倍感自身的微渺;当他仰卧在草地或河滩时,将自己化做无形渗透进了泥土,在清晨,在傍晚,或细雨霏霏,或白雾缭绕,他都能感觉出大自然脉搏的弹跳和徐徐如兰的呼吸。任何人在大自然的威压前,都会深深地产生自卑,都会被大自然的博大而感到压抑。人在一切压抑之中,他宁愿接受大自然的压抑而从社会的压抑中解脱出来。所以,在社会间失意的人们常常乐于流连在山水之间。

   我失意吗……

   二十岁那年,我离开了骑兵连,来到了因中苏边境紧张而撤走了所有犯人后留下的劳改农场,这里的一切像军营一样,场里的职工几十户住在一排房子里,这样的三排房子等距列开像一个方阵,另一个相同的方阵,也是同样的房子群,充当马舍和羊棚,栖息着几百匹马,数千只羊。在两个方阵样地房群之后是一个更大的方阵,用来储备饲料和冬草。装饲料的圆仓其外形酷似蒙古包的样子,几十个圆仓横着成列,竖着成行。那时,这里的草滩远远多于耕地。因为我在骑兵连是司号员,每天早晨起床、上班,晚上集合、开会、熄灯都由我吹号而定。起初人们尚能闻声而动,最终还是没有习惯这种军事化管理的形式,渐渐地我也就不再守时吹号,最后军号于我于这里的人们沦为乐器。记得,住在第一排房子的一户是一个寡母带着一个双目失明的年约三十的儿子,隔了大约五户同一排房子的一户也是一个寡母着一个双目失明年约三十的儿子。前一个瞎子名叫海禄,后一个瞎子名叫金平。海禄和金平由于共同的特征,自然而然成了形同莫逆的好朋友。

   海禄有一把二胡和一个忠实的听众。

   在第三排房子里住着一个因小儿麻痹瘫痪的少年,少年名叫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少年有一只笛子。

   二胡、笛子和军号组成了这里的三般乐器。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