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墨菊唱了一首情歌 长篇小说《荒原狐-甲板块》61【原创】  

2010-06-25 06:32:13|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菊唱了一首情歌  长篇小说《荒原狐-甲板块》6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墨菊家座落在肉红色圆柱山底部,与密集的村落有好大一段距离,这空荡荡的一大段空地到处长满了野草,一到盛夏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冬天空荡荡的距离覆盖了皑皑的白雪,白雪上除了偶尔的两只野兔踩下的蹄印外,墨菊从不轻易去白雪上添些凌乱的足踪。只是通往村落的方向弯弯曲曲扫出一条小径。像一幅琼楼玉宇的画;夏天的早晨,这里湿润恬静,袅袅的雾气在圆柱缭绕片刻后便笼罩了墨菊的院落和那空荡的距离。影影绰绰、朦朦胧胧,像似蓬莱仙境;冬日的早晨,太阳最先照入了圆柱的顶端,顶端鲜艳如虹。雪地上反映着规则不一的光圈。墨菊起得很早,炊烟飘然悠荡直上圆柱山顶端,映幻成了紫色的云蔼;夏天的傍晚,这里的霞光四溢,虫儿的翅膀剪动着金色,虫儿、鸟儿的叫声组成了陶醉的乐;冬日的傍晚,万簌俱静,墨菊家的灯光亮的最早,而且彻夜不熄,像茫茫大海中的航灯,又像是一双不倦的眼睛。

狐的嚎哭就像是从墨菊家屋后发出的,毛飞非常害怕,任五大三粗的墨菊夹着颠颠簸簸,但他还是留意看了黑漆漆的空段和亮着灯处的轮廓。他什么都没看见,但他感觉到了什么。

 

一进家门,墨菊“哐当”顶住了门。不知拖着两个人走的快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她气喘吁吁,脸通红,两片薄薄的嘴唇红的,嫩的几乎要滴下水来,眼角皱起的小纹充满了笑意,眼神柔柔的。

“咱们都睡一屋吧,说说话。”她不等毛飞表示反对或不反对,接着对毛飞说:

“你不要害怕,我不吃你,黎华更不敢吃你。”

墨菊手脚麻利干完一切杂活,便上炕铺被,她轻轻的哼着歌,这是一首流传于当地的民间小调:

“双山梁梁那个高来,双山梁梁那个低,我在那双山梁梁圪沟沟圪凹凹里等等过你。
  “听说哥哥你要来,我给我哥哥做上一顿羊肉哨哨、白面条条、猪肉烩菜、现炸油糕糕喂在哥哥的嘴。”
       曲调柔美,还带着淡淡的哀婉,毛飞听过了多次,那都是在人们自言自语的状态下哼唱着的。

“吃罢饭哥哥要走,小妹妹的那毛葫芦芦花眼眼圪瞟圪瞟直把哥哥瞅。哥哥你要走来妹妹我不叫你走,白圪生生小绵手手抓住哥哥的粗胳膊膊推(或拉)在炕里头……”

  墨菊铺了三铺,两铺并排离的很紧,一铺与其余铺拉开了距离。墨菊哼完那支动听的曲调后,没有说话,她似乎还沉浸在那只曲调的气氛中。

  黎华被那支优美的曲调感染了,她只想哭,但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她规规矩矩像一头小鹿耸耸肩坐在靠墙的铺上。 

  “对。”墨菊霎然间似乎觉察到了,语无伦次地说:“我……对。黎华睡这儿,我睡中间,反正我是一个半截老婆子了。”

 “墨菊姐真逗,还半截老婆子了?谁看你像啊?”黎华擦掉了眼泪笑着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