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瞎子·瘫子·军号·马蹄组成的乐 长篇小说《荒原狐-乙板块》62【原创】  

2010-06-26 06:16:10|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瞎子·瘫子·军号·马蹄组成的乐  长篇小说《荒原狐-乙板块》62【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二胡、笛子和军号组成了这里的三般乐器。

   海禄和金平形影不离,除非是瞎子,明目的第三者很难进入他俩的世界。瘫痪少年出奇地孤僻,只能靠两只手撑着挪动着盘起的双腿走路,他很不愿别人看他行走的样子。就这样,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两年,著名这里的三种乐器却从来没有机会合作过。

   另外有两种声音不可不提,那就是马群出牧归牧时,数千只马蹄踏击大地的声音和此去彼伏马的嘶鸣,不同的马不同内容的嘶鸣声是其中最豪迈响亮的声音了,除了马蹄声和马嘶声经常相伴而鸣外,笛声、号声和二胡声都各开一时,互不干扰,就像是提前商定好似的,其实,我们根本用不着任何方式的协商。

   清晨,出牧的马群在头马一声长嘶之后,母马、儿马尽情应和,自感音色不错的马都会亮嗓一试,一声比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悠长。马嘶声沿着草尖随风溢出很远,空旷中没有丝毫的回音,过后多年我常常会奇怪当时竟没有一个人对马的嘶鸣声有过言语的评论,或者激昂或者嘈杂,人们像是本该如此一样静悄悄地接受了。马的赛鸣结束之后,接着在牧工们的约束下,马群开始出牧。踏上马道在头马的带领之下,群起狂奔。马的习性是永远不能容忍眼前奔跑着其它的马影,争先恐后是马的天性,于是在日久坚固的马道上千只马蹄踏着大地狂飙似的声音,从地面传入地心,再从地心深处反弹回空中,其壮美远远不是一个可以形容的声音。

   每两小时,我会在马蹄声中迅速地提着军号跃到墙上,以我认为最挺拔的姿势站在最高处,对着马群的方向吹响军号。慢慢地我以冲锋号为主调掺合了诸如起床、集合、熄灯、紧急集合等各种号声形成了自己的吹奏风格。我会一直吹到马蹄声渐渐消失的时候,后来我能随心所欲地吹着不同的号声表达我不同内容的想象。这想象已经深深地烙在我心中。在以后数十年的生活中,马鸣声,马群出牧扣击大地的啼声以及我的军号声已变成了我心中的图腾。就像对马鸣声的反响一样,我的军号声从来没有受到过或好或坏的任何评价。归牧的马群总是踏着暮色回来,马群在牧归中以其急切的蹄声震动着晚霞,火红色的太阳轻轻颤抖,透过马群趟起弥天漫野的尘土,太阳被涂抹了一层圣洁的血色。血色的黄昏像一把大剪刀,把草原上升起的缕缕饮烟化成剪影,丝丝飘动着凝重,似游向天国的柱柱香烛燃烧的烟。天、地、人被染成了朦胧的一色。马蹄声,嘶鸣声越发地空旷、辽远了。这时候如果把耳细听,依稀中一抹笛音在马的声音的重暮下像钢丝一样穿梭于其中,婉转中在高亢豪迈的声音里揉进些绰约。笛声像大海中一块木板浮在马鸣声、马啼声的浪潮中,压下去又起来,几经周折,更增添了笛声的悠扬顿挫。在我的记忆里那是卓绝的合奏。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笛声渐渐能在马的各种声音中异军突起,分庭抗礼。我在笛声中能听得出吹奏者的压抑和克制。过了一段时间吹奏者似乎不愿意成为这合奏的主旋律,渐渐地笛声变得宽厚了许多,如果以前的笛声是一块漂浮的木板,那么现在的笛声像汇入大河的小溪。其实,我心里明白吹奏者完全可以独树一帜,有能力让马的声音转入从属的地位,但始终没有变成这样。多年以后我才理解了吹奏者的心境和当时的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