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看太阳的瞎子,听月亮的瞎子 长篇小说《荒原狐-乙板块》63【原创】  

2010-06-27 07:03:22|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太阳的瞎子,听月亮的瞎子  长篇小说《荒原狐-乙板块》6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笛声的吹奏者就是那个瘫痪少年。从没是人看见过他吹奏时的情形,也没是人怀疑他是这笛声的创造者。从发音的方向判断,他总是时常变换着吹奏的地点,可是没人看得见他出来、回去。他似乎永远不让人看见他行走的样子。对于他的笛声也从来没有人关注过它的存在。而我的艳羡始终都留在心里,不舍得拿出来做平时的判断……

   晚饭后,一般已是月朗星稀或繁星争烁的夜色,一直到马憩。这一段时间是二胡的天下。

  海禄虽然失明但眶内有物,一双眼珠不分黑白一片深灰的浑浊。如果抛开眼睛的真实效用不谈,只从审美上看,海禄可算得上浓眉大眼。他的眼睛没有彻底失明,但仅能看得见晴天里正午的太阳。每当太阳日光最强的时候海禄都要直视太阳,那样子非常超然。金平则瞎得不可救药,以致于眶内无物,加之眉骨高耸,越发使两眼显得深不可测。有时海禄告诉金平今天太阳真大,金平会侧耳去听,其耳朵精确地对着太阳的方向。一个直视太阳,一个聆听太阳。晴天的正午他俩大都是这么守着太阳的方向。一个直视太阳,一个聆听太阳。偶遇阴天下雨,海禄和金平都会乱发脾气,心神不宁。好在他们各自的寡母都极其耐心,特别是对他们。

  海禄看不见月亮。金平也听不到月亮。但吃过晚饭,夜的清凉很直观地告诉他们夜的到来,一到此时,海禄提起二胡与金平磕磕碰碰来到一堵墙下,海禄把二胡递给金平,攀上矮墙,再接过金平手里的二胡,摸索着顺宽厚的墙上走到房前,距房顶已不足一米,把二胡放在房顶上,撑着房檐,上了屋顶,再提起二胡,海禄就顺利地登上了制高点。金平虽没有海禄手脚灵活,但手里少了二胡,如法炮制攀上屋顶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金平上了房顶,二个人顺着屋脊手脚并用行到两个相距不远的烟囱边,一个靠一个。面向而坐,恰好一副促膝状,烟囱大都修得很厚实,不注意很难看见二人。接着海禄低下头调弦,几秒钟就可调好。一俟正式演奏之前,海禄一双浑浊的眼球全然直视着天际,然后一缕清音顺着胡弦向上直逼云霄,向下刺入大地。海禄的二胡最使人心旌摇荡之处,是它的凄苦和阴沉。家庭主妇往往能顺着他的二胡声想起结婚后受到的第一次委屈然后泪流满面。海禄的二胡像一个得道高僧述说着关于人间一切皆是苦,而苦海无边的梵语。海禄的二胡把人世间的凄苦发挥到了极至,并婉转成一束凄美的笑容,插在夜色中随风飘洒着眼泪的气味,其荡气回肠之处也可跻身于天上神仙的行列,但人间烟火气太浓了,于是那直逼云霄或贯入大地的一缕清音多半只能在人间四处游逛了。海禄的二胡声不是指向听觉而是直指心灵的,即便是《喜洋洋》的曲调在海禄的手下也会毫不篡改地渲示着凄婉哀怨。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