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母狐依然在叫 长篇《荒原狐-甲板块》64【原创】  

2010-06-30 06:35:49|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狐依然在叫  长篇《荒原狐-甲板块》6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墨菊没有理黎华,她“噗”地吹熄了灯,说:“脱光睡吧,黑灯瞎火,谁也看不见谁。”墨菊又恢复了她本来天然的性格。

   毛飞没有任何飞反应,或者说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他傻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呆着干什么毛飞,睡吧!我再说一遍,大姐是个半截老婆子了。”墨菊说得有些艾艾怨怨,“中间隔开你们两个少男少女。”万般的无可奈何让墨菊艾艾怨怨的腔调表现的淋漓尽致。随即她趴在黎华的耳边不知嘟囔了些什么,黎华“哧哧”地笑着,并迟迟疑疑地脱着衣服。

   屋外,母狐继续嚎着,时而像小孩饥饿时的呜咽,时而像老太婆沙哑的干吼。时而又像丧夫的寡妇哀泣。

  “怕吗?”墨菊问黎华,声调充满了缠绵。

  “跟你在一起不怕。”黎华的声音也是懒懒地,带着撒娇的味道。

    毛飞听着门外母狐的嚎啕,猜想着母狐丧夫的神情,他有些愤然了。

  “毛飞,别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了。”墨菊对毛飞说,声调里有些柔柔的懒散,“母狐叫得很怪,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毛毛匠被狗咬死了,又出来狐嚎,莫非窑沟台还要出事?”

   毛飞没有说话,他闻到了屋里弥漫着的气息,很陌生,但诱人。毛飞有些朦朦胧胧的燥热,为什么,毛飞不知道。

  “睡着了?”墨菊问。

   “没有。”毛飞答着墨菊似虫吟的问话。

   “你不想听听窑沟台的故事?”墨菊问。

   “想。”黎华和毛飞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答。

    墨菊讲述着一个古老而离奇的故事……

  毛飞和黎华在古老而遥远的故事中打起了轻轻的鼾声。墨菊没有喊醒他们,但她没了睡意,她睁着眼睛望着屋顶的黑暗呆呆地出了一会神,然后全神贯注地倾听着毛飞均匀的鼻息,那鼻息像一阵暖烘烘、懒洋洋的春风,叫人控制不住那撩人心弦的睡意。墨菊的身上渐渐涌起一股暖暖的热流,她知道这是她想Z  AI的先兆。她在努力地抵挡着那一阵紧似一阵的燥热。墨菊心里清楚自己为什么,从见到毛飞的第一眼起,她几乎是一见钟情地爱上了这个寡言文静的小伙子了,随着接触的次数加多,她更喜欢他了,而且到了痴迷的地步。只是她不想跟毛飞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她只想紧紧地把她抱在胸前,动情地去吻他、搂他,甚至是啃他。她真的想把他含在嘴里,吞进肚里。墨菊苦苦地抵挡着,苦苦地努力着,可是不管她如何地努力、如何地抵挡,灼烧着的热流在墨菊的浑身游窜,在义无返顾地咬噬着她。她咬着几乎是滴下水的嘴唇,情不自禁地扭动着纤纤的腰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