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79【原创】  

2011-11-22 08:03:58|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7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6

楞考敲着牛头骨在院里摇摇晃晃着:“没事喽——今天平安喽——”

楞考已经半醉,但牛头骨敲得还是很有节奏,他到了尹梅的门外,歪着脑袋听了听,解嘲般地骂自己:“窝囊,你他妈来睡女人,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喝成了死猪还能干事?哼!”楞考照例有板有眼地敲着牛头骨骂着自己:

“扫兴!不让爷过过耳瘾?”说完还是用那个小调唱:

“哎嗨呀,谁说是小尹梅没有情意,她那勾魂的叫声,甜言蜜语的小舌头能把人甜死,尹梅哎,你可要对得起那个痴情的汉,我他妈偏偏有一个鬼不敢看的婆姨……”

楞考晃回了窝棚,独自喝着酒,那条狗眼巴巴地看着他:“伙计,你是不是也想喝一口?”

狗哼唧着,楞考把酒葫芦塞进了狗的嘴里灌了一口,狗叫了一声,跑向了一边,一会儿狗睡着了。

“好,你也喝酒?还喝醉了,你醉了,我也得醉,不然我楞考不是个东西!”

楞考扬脖喝光了酒葫芦里的酒,喝完倒头睡去。

 

一行人向客栈疾步而来。这伙人到了客栈,客栈已经静悄悄了,他们在窝棚看到了醉了的楞考。

“我以为正蓝旗客栈铁桶一般,闹了半天徒有虚名。”

“徒有鸟名!”

一个长发的汉子用刀拍着楞考的脸。楞考嘟囔着:“干……什……么?天亮了?”

长发汉子凶横地叫:“起,死猪!领我们找你的掌柜!”

楞考还是睡意很浓,长发用水浇向了楞考,楞考一激灵醒了:“你们是谁?怎么我不知道你们就进来了?”

“少你妈废话,快,找你们掌柜!”

“咚咚”的拍门声在暗夜中异常震耳,一声接一声。张一楼倏地坐起,问了声:“谁这么放肆?深更半夜敲我的门?楞考难道死了?”骂完跳下地冲出去。

门刚打开,几个装束古怪的汉子蜂拥而进,狗油灯下,映着一张张绿油油的脸。张一楼一怔:来者不善,这几个家伙显然不是普通酒客。

长发披肩的汉子凑到了张一楼的面前,虎生虎气地问:“你是掌柜?”

“我哪能是掌柜,你看我这个德行?”张一楼矢口否认。

 “谁是掌柜?你们掌柜在哪儿?”

“掌柜不在,几位先到客栈内歇息,要吃要喝要玩我马上去办。”张一楼没有承认自己就是掌柜。

长发骂骂咧咧进了客栈的大厅,张一楼咋咋呼呼喊着众人:“起,起来啊,来客人了,大家麻利点。”

张一楼喊着众人,把钻天柳拉在一边:“去金矿,告诉李良久。”

“这几位爷不是你——告诉他?”钻天柳疑虑顿生,他不知道张一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很快知道了张一楼的用途,准备走。张一楼叫住了钻天柳:

“护栈手我亲自指挥,你去了也要速去速回,万一——去吧。”

钻天柳想说些什么,最终没有说,风风火火到马厩牵了一匹马向黑暗中跑去。

“楞考,给几位爷上客栈专门熬的奶茶。”

“好嘞!茶是好茶,奶是好奶,几位爷畅快地喝。”楞考把奶茶放在桌上,那个长发披肩的汉子喝了一口,随时后吐出,猛将碗摔在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