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81【原创】  

2011-11-28 06:23:28|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8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命也是弄的?我还告诉你张一楼,我真的没把这几个鸟人放在眼里,如果你真要是跟小八子过不去,除非先把我杀了。只是你能不能杀了我那还是另外一回事儿。为几个鸟人杀我的小八子,亏你想的出来。”劳布森瞪着张一楼剑拔弩张。

张一楼脸有愠色,但也知道劳布森耿介的脾气,三言五语难以说动他。正在无可奈何。长发似乎看出了眉目,乘机威胁:“看来爷真还得动动杀戒?”

“杀戒?杀谁?你,我?你不要忘了我的一条鞭子就把你手中的刀收了过来,你不想想你的脑袋能架住我的狼皮鞭。我还让你知道,你的人虽然多,但在他们没有下手前我就结果了你!”劳布森凛然道。

“好了,好了劳布森,你让我省点心。别急,谁胜谁负都不在这一时半会儿,难道你不明白?”张一楼话中有话,他暗示着劳布森。

劳布森还要发脾气,这时,金花婆婆凑上来:“我收养了一条大黑狗,这些人非要吃就吃这条吧,小八子可不能吃,要吃小八子劳布森是非要拼命的。狗嘛,狗肉嘛,什么样的狗肉也一样。”

“快把它勒死,给这位朋友摆个狗肉宴。楞考。楞考。叫婆婆把那条狗逮住,你勒死它。”张一楼不如思索地吩咐。

“好勒。婆婆,看你的了。”楞考倒没有愁,竟然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的。

“没心没肺!”劳布森斜了楞考一眼。

“一样不缺,一样不少。劳布森,等着瞧。”

几个汉子见张一楼陪笑作揖,收敛了些,一边吃,一边骂骂咧咧。

 

钻天柳从金矿出来打着马向客栈狂奔。

三姨父卷着烂羊皮袄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喝了一口酒葫芦的酒,从身上拿出二胡,拉起了《烂席片》,过门后,三姨父唱:“大青山上的喽喽(鸽子)往下那个飞,不知道那个倒霉鬼……”

钻天柳勒住了马:“吁——哎,你是哪里的?你唱的是什么?”

三姨父没理钻天柳,继续自拉自唱:“地狱里是明晃晃的一片光明,(白)那是他妈狼弹拐拐日捣人。(唱)谁去?谁也不想去。”唱着,三姨父又唱到了《走西口》,最后拉晋剧。

钻天柳饶有兴趣地听着,良久:“哎,你跟我回客栈行吗?”

“管吃?”三姨夫停止了拉和唱。

“管。”

“白吃?”

“是。”

“不信!不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不去!”三姨夫不再理钻天柳,自顾自地拉着二胡,摇头晃脑地陶醉着。

“你还得给酒客唱。”

“不去,给酒客唱?不唱。我想唱才唱,不想唱就不唱。”

“行。”

“那也不去。”

“怪人。”

三姨父哈哈大笑:“你算说对了,怪人?你是个有眼光的人,能知道我是怪人。就凭这一点我该跟你去。”

钻天柳喜出望外。三姨夫摆了摆手:“现在不去,我什么时候想去,才去。”

钻天柳非常惋惜地走了,三姨父还是自拉自唱着,三姨父的唱在草原的夜空非常动听。钻天柳在远处静静地听着。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