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93【原创】  

2011-12-16 07:21:2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9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凭他张一楼,还喝不倒我。急什么,我多会儿还不是你的?你不想想我能饶得了你?”

“我想跟你多呆会儿,要不我跟你回金矿去。”

李良久的酒似乎突然醒了,他呵斥到:“胡说,金矿岂是女人进的?别有这个念头,别说去,这个念头也不能有,小心冲断了金矿的风水。”

迷三俏不敢再言,眼睛扑闪出一朵朵泪花。

“瞧你这样,好像我欺侮你似的。”

迷三俏忙着擦掉眼泪,努力出一脸笑:“你要真欺侮,我才不哭呢!”

月耳进来,李良久没来得及从迷三俏的怀里抽出手,那笑便僵在脸上。月耳是极不情愿随张一楼来的,见李良久与迷三俏如此下作,兀自红了脸,她想退出,张一楼悄悄地踩了她一下:“给李矿主敬一杯酒。”拉着月耳坐下。

李良久尴尬地笑笑:“嫂子敬酒,我三生有幸。”

月耳见张一楼频频使眼色,只得强装笑颜,为李良久斟酒。

“张掌柜娶了嫂夫人,文雅多了。想嫂夫人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吧?”

月耳没有回答李良久的问话,而是反问李良久:“李矿主不是在草地上长大的吧?”

李良久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瞧我,差点忘了草地的规矩。嫂子好厉害的嘴,张掌柜有了你,真是如虑添翼。”

“女人不过是男人手中的玩物,李矿主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

张一楼踢了月耳一下,他见月耳毫不掩饰对李良久的厌恶,忙对李良久说:“她怕酒熏,一会怕要栽倒了,迷三俏送她回房去吧。也省得扫李矿主的兴,有迷三俏就行,迷三俏是个懂得男人的女人。”

迷三俏犹犹豫豫地站起来,望着李良久。张一楼瞧在眼里,冷笑:“我的话没有李矿主的中听吧?”

李良久照迷三俏屁股拍了一把:“别忘了你是谁。”

“我不会抢了李矿主,不过,有些话,我俩要单独谈谈。”

迷三俏要搀月耳,月耳一甩手走了,迷三俏回头对李良久说:“她绝不是大户人家出身。瞧她没让人搀的习惯。”

张一楼恨恨地:“我这副模样,大户人家的闺女能嫁到这荒野之地?”

 

张一楼携李良久走进小客厅,坐下:“这佛不好拜呀,我都站不住了。”

“佛不好拜,成佛就更难了。”尔后,压低声音,“前番那几个黑汉子如何处置了?怎么不请我观刑?”

“放了。”

张一楼蓦然一惊,见李良久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把脸放了下来:“矿主是把我当猴耍啊!我费尽苦心,给你通风报信,你却抓了又放,你玩什么把戏?”

李良久连忙说:“别误会,我纵有豹子胆,老兄在塞北也经营多年,我哪敢动你这颗大树?再者,你我多年朋友,同在一块地皮上吃饭,相互照顾,不是生死弟兄,却胜是生死弟兄,哪会有别的心思?”说着,拍拍张一楼的肩:

“那几个家伙,咱惹不起。”

“莫非有什么背景?”

李良久爬在张一楼的耳朵边神秘地说:“是黑鹰的人,黑鹰谁敢惹?你敢惹,我可不敢惹。”

张一楼不以为然:“他虽是草地一霸,我从未惹过他,他来客栈干什么?再说,他的地界离这好几百里,也不该插手此处的事情。”

“他们是受黑鹰指派,来探听客栈虚实,都说客栈的护栈手是一帮硬汉子,他们想看看真本事。”李良久似乎是非常真诚地告诉张一楼。

张一楼打了个哈哈:“别听他们瞎说,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护栈手只能维持客栈秩序,保护酒客的性命,和土匪比起来,还不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你鬼得很,神似地敬着他们,却让我出手。”李良久装作委屈地抱怨张一楼。

“我还不是怕放过抢矿的匪徒?”张一楼虚伪的一笑,“他们不在自家的地盘上吃饭,非要出来闹事,你说如果杨森扎布王爷知道了,会怎么样?”张一楼别有用心地问李良久。

李良久冷笑:“若杨森扎布是一只虎,那黑鹰就是一只豹了,他会惧怕什么杨森扎布这个鸟王爷?”李良久口气并没有把杨森扎布放在眼里。

“王爷说什么也是王爷,背后有‘德王’撑腰,那黑鹰不过是一个土匪,敢与王爷为敌?”张一楼对李良久的话不能苟同。

李良久望着张一楼带着明显的讥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知黑鹰的后台是谁?”

“谁?”张一楼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忙不迭地问。

李良久故意卖关子:“不说也罢。”

“你是信不过老弟?”

“不是。”

“那怎么吞吞吐吐,分明是不相信老弟嘛,如果是那样,老弟就失陪了。”张一楼说着站起了身往外走。

李良久急着拉住了张一楼:“哎,哎,张掌柜,你真还当真?你和我谁和谁?别耍小性子。我告诉你,是日本人!”

张一楼又是一怔,僵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李良久得意地笑笑:“所以,黑鹰的人,咱们碰不得,也碰不起。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呢?”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放走他们,我又派人查探了一番,在草原干想混出了名堂,就是飞过一只鸟,也得知道它是公鸟,还是母鸟,别说是人,对吧老弟?不摸清楚,咱没好日子过哇!”

“确实碰不得,不过,我没惹他们啊,他们凭什么要来客栈闹事?”张一楼低下了头自言自语。

李良久假心假意地安慰张一楼:“人已被我打发走了,老弟就不必挂虑了。”

张一楼依然忧心忡忡:“有一次,就会有两次,不查清楚,真没好日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