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的莫名其妙 长篇《荒原狐-甲系列》169【原创】  

2011-03-15 07:54:09|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的莫名其妙    长篇《荒原狐-甲系列》16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毛飞很兴奋,也很忧郁。他像一个罪犯不敢把目光投向被他“强暴”的詹梦,詹梦却欢乐无比,好像什么也未曾发生过,跟编辑部的人又说又笑。

“詹梦,你有些反常。”马端白净的圆脸带着明显的阴阳怪气,“毛飞,你也有些反常。”马端对毛飞显出了压抑般的愤怒。

“反常吗?”

“你心里有数。”

“那是我的事!”毛飞很恼怒马端对他的态度。他不想让这个他认为多嘴多舌的妇人知道他和詹梦的事,他也不想叫人说三道四,因为他认为他和詹梦爱的很神圣,神圣的东西是不容易亵渎的!“是心里有数,我告诉你多嘴多舌的妇人,有个女人爱我,我也准备爱她!这不犯法吧!而且是个有夫之妇。我爱她,她爱我,有必要让你批准吗?”

“你——无懒!”马端气急败坏,竟流下了眼泪,骂了毛飞一句。

毛飞像一头凶狮跳了起来,举起手中的凳子向马端砸去。

詹梦尖叫一声,扑向毛飞。凳子砸在桌上碎了,马端却呆了。

“我爱不爱女人,你吃的那一门子醋?你是我老婆,还是我情妇?”毛飞的脸熬白,眼中冒出骇人的光。

“叫什么?不嫌丢份,无聊。”黄宁不知什么时候从她的主编室走了进来,对毛飞和马端冷冷的说。

“无聊至极!”黄宁甩了一句话,摔门走了出去。

编辑部死了一样寂静。詹梦顿了一下脚,示意让他出去,毛飞恨恨瞪了一眼马端,气冲冲地走了。

一个月内毛飞没有理马端,马端去像什么事也没曾发生过。半个月前她就主动跟毛飞搭讪,毛飞连理也不理她。

“我知道错了,主动说话你怎么还不理?”这天屋里就剩下马端和毛飞,马端踱到毛飞前说。

毛飞抬起头白了她一眼,把脚放到桌上,翻得报纸哗哗作响。

“女的一再套近乎不搭不理,小肚鸡肠,你是个男人吗?”

毛飞从桌上放了脚,停止了翻动报纸。他也是觉得有点过分了。他不自然地咧了咧嘴。同时一种变态心理袭入了他的大脑,于是他抬起头盯着马端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马端小姐,你最好别亲近我,说不定哪天我会强奸你。”

马端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气喘吁吁,连声唉哟,笑够了,她坐回她的座位悠闲的翘起二朗腿用毫不退让的眼神望着毛飞有些凶狠的目光说:“鬼才怕你!”

停了片刻:“人活的不易,毛飞,算了,咱们的疙瘩算解开了。”马端说。

“解开?”毛飞眯缝起了眼,脸上带着怪模怪样的笑,“我可没解开,你当心点,我说话算话!”说完他吹着口哨颇为悠闲地晃出编辑部。

果然,这天晚上下班毛飞跟随马端,而且是大大咧咧地,由于大大咧咧很快被马端发现了,马端停下了脚步,望着狞笑着的毛飞,毛飞见马端停住脚步,他也停了脚步,不甘示弱的盯着马端。她停毛飞停,她走毛飞走。马端确实有些害怕了。她慌慌地跑回家,从窗口俯看,毛飞还在仰着头盯着她家的窗口,只有三分钟,毛飞做了个奇怪的摆头动作,吹起带着俏皮意味的口哨悠哉乐哉的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