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标题的段落 长篇《荒原狐-甲系列》182  

2011-04-27 06:55:22|  分类: 《荒原狐》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标题的段落    长篇《荒原狐-甲系列》182 - 无峰驼 - 无峰驼

 

孟云瑛欢快的依然,她频频举杯,说天道地。毛飞的兴致却始终高涨不起来,不知不觉中毛飞喝得有点多了,有气无力地,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了一样劳累,一样疲惫不堪。

孟云瑛望着毛飞的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她站起身说:“我们是否该回了?”

毛飞顺从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孟云瑛搀着毛飞向自己的车走去,毛飞的头软弱无力地靠在孟云瑛肩上,两眼无神地不知是看还是想。

孟云瑛把毛飞不算费力地搀回那套豪华的住室,她帮他脱了衣服塞进被窝,望着无动于衷的毛飞,有些险恶地说:“你喝多了,我只得陪你在这里,再说我也没地方去,有,也不放心你。”

毛飞依然是睁着痴呆的眼睛,对孟云瑛的话毫无反映。一丝惊恐涌上了孟云瑛的脸上,随即又消失了。她给毛飞盖好,洗了澡进了一间更大卧室。

第二天早上孟云瑛被毛飞的响动惊醒了,她从卧室探出头来,看到毛飞已梳洗完毕,昨日的颓废一扫而光,除了一丝只有孟云瑛能体察到的伤感外,毛飞神采奕奕。

“你怎么还在这儿?”毛飞发现了孟云瑛。

“是你留下我,忘了?不承认了?”毛飞的神采奕奕顿时黯淡了许多,他说:“我没干什么事吧?”

“干不干你知道?”孟云瑛嘻笑了一声,“呼”地关住了门。

毛飞竭力回顾着昨天,失去神志不可能,只是有些迷惘。决不会干出什么事,对于别人毛飞可以像对待马端那样对待她,对孟云瑛绝对不,他绝不与她发生X关系。天,难到真的“走火入魔”了?他又重新冷静地回顾昨天的每一细节和睡着以后的梦,大凡男女交欢,不管是半昏半迷或全昏迷像梦一样会留下痕迹,毛飞没有。他突然想到了刚才孟云瑛的神态,他恍然大悟了。

秀发蓬松的孟云瑛穿着宽松的休闲衫走出了卧室。毛飞已整理好自己的行装,佯装要出去。孟云瑛高喊着堵住了门口:“不准走!毛飞你个货真价实的王八蛋!你要走我跟你拼命。”孟云瑛咬牙切齿。

“不错,我曾负过你,你也惩罚了我,我也惩罚了我自己,差一点抛尸新疆。你是不是男人,怎么会如此不依不饶呢?你是个野兽!”

毛飞笑了笑,笑得很开心。他的恶作剧做得很成功。

孟云瑛发现上了毛飞的当,她哭着扑向了毛飞,毛飞轻轻拍了一下孟云瑛,想解开那个疙瘩时,却无论如何难以解开。疙瘩往往靠一种偶然的氛围、偶然的机会,或者是一种偶然的心境去解开。是的,孟云瑛虽然曾经负过他,新疆闯荡,十多年的独身就已经足够了,我怎么会一二再二三地固执。毛飞想着,用一只手扳起孟云瑛靠在他肩上的头,用灼烫的嘴唇去吻她的眼泪。

“毛飞——”孟云瑛“哇”地一声哭了,这是一种没有压抑,无遮无拦的哭,发泄般的哭,奔腾样的哭。这哭汹涌澎湃,因为它聚集了十几年的想念、磨难、委屈、悔恨。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