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死亡的迫近,达木素心底有首歌 长篇《无峰驼》178【原创】  

2011-06-13 08:01:46|  分类: 长篇小说《无峰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的迫近,达木素心底有首歌   长篇《无峰驼》17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达木素甩开了盗墓贼的手,趴在死尸掩体上望着迫近的清兵,或者他没有望清兵,他是望着郁郁葱葱的原野。枪声在洼地时紧时慢,硝烟在洼地上空飘散。达木素似乎在聆听草原粗犷的歌。这歌世世代代在草原被吟唱,这歌有生命的奔涌,有死亡的低哀,有生命诞生时呼唤苦难离却的企求,有死亡时无可奈何的呜咽。达木素被这歌感染了,眼中游移着动人的泪花。死,诱惑着他,死像一条柔美的曲线,上面爬满了生的圆点。盗墓贼半眯着眼睛,从侧面奇怪地盯着达木素,像锥子一样,来回转动着,他要锥到达木素的内心。

达木素的心底在喃喃着:死吧,大伯不该死,他死了。他在企盼莲娜,死前竟没看到莲娜。莲娜不该死,她死了,死时没有见到大伯。我该死,在卡伦时就该死,但我活了。该死的也得死,不该死的也得死......本来我还不该死,我可带队四处与清兵捉迷藏,可我恋住了这块洼地,这块洼地就是我的坟墓吧!像龙岗一样的坟墓,该让盗墓贼跑出去,等我死后,也像我给大伯堆坟墓一样堆了个土堆。这小子肯吗?该叫白鹿出去。她会再回到洼地哭我一两声,虽然我的肉体已烂了,但我能听得见。就像大伯知道我为他堆墓一样。阿妈不死该多好,不,她还是死了好,她先死比我先死好。阿妈死了,我快疯了,疯杀,疯砍,疯上了这条死的路。我要是死了,阿妈还活着......

达木素眼里流下了眼泪,他不敢想下去了。他似乎看到了披头散发的阿妈在龙岗嚎啕着……

阿妈,阿妈,儿就会跟你去了。阿爸也在阴曹地府吧?

达木素喃喃地说着。盗墓贼靠近了达木素,捅了他一下:“清兵又冲上来了!”

    达木素呆呆地,不吱声,也不放枪,只是望着远处出神。清兵走走停停。虽然达木素的队伍没还击,但他们还是不敢贸然行动。达木素的阵地静悄悄的,像死了一般。几个清兵直起了腰,试探着往前走着。达木素还没有反应。盗墓贼已能看清清兵的眉眼了。神气活现,大队清兵纷纷站起,脚步加快了。盗墓贼又推了达木素一把,阿勒腾还是一动不动。

    “打!”盗墓贼吼。

清兵纷纷倒了。没死的趴在了地上还击,受伤的杀猪一样地嚎叫。

一峰白色的骆驼在云隙中游走着。达木素眼睛一亮。他盯住了骆驼高昂的头颅,还有骆驼后头模糊的人影。那模糊的人影蹒跚着,隐隐约约,时而迫近骆驼,时而远离骆驼,达木素想在哪里见过,可是达木素极力地舒展着记忆的长轴,他从来没有现在这样专注,没有现在这样认真,一丝不苟。在龙岗陌生的草地上?在大马群山阿妈的毡包后?

达木素最后又望了一眼云隙中的白色老骆驼,云消失了,骆驼也消失了,老狼趟起了烟尘。碧蓝的天空那么高,那么远。

达木素从痴迷中醒来:“白鹿,给我压子弹!”

“哎——”白鹿答应着,靠近了达木素。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