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5【原创】  

2011-07-12 07:00:4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5【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正蓝旗客栈的掌柜张一楼从早晨起来就在客栈的院里旁若无人地踱来踱去。这时天已近中午天下起雪,张一楼依然还在转着。

愣考嘴里叼着刚刚杀完羊的刀向客栈的人们摆手不让打扰张一楼。

望着正午被雪遮了的太阳,张一楼他的眼前闪现着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张一楼缩着脖子骑在马上让马在草地的一条道上随便地走着,突然有几个人从打石头的坑子里跳出来向他开了枪。

张一楼一激灵打马便跑,没想到这几个土匪骑了马没命地追。张一楼中弹,几个土匪穷追不舍,张一楼看着来到了一个村庄他打了马一鞭,滚下了马。几个土匪呼喊着向远处追去。

 

傍晚,月耳呆呆地守在空房。西北风怪声怪气地吼着,卷起颗颗雪粒击在窗户纸上。她的第一个正式男人田一巧死去七天了。她没有悲痛,只有恐惧。一个无依无靠孤身女人在小村是呆不下去的。她觉出众人的敌意。若不是复仇之火焚烧着她的心,她倒真愿意随田一巧而去。

“当”的一声,月耳吓得头皮发麻。一到晚上,屋里就接连不断地发出各种响声,难道是田一巧……

月耳暗暗祷告:“田一巧,你救了我一命,我也给你做了七个月的女人,你不要再缠我了。”

“当”-“当”

月耳听清了,是敲门的声音。她非常害怕,想,是人,还是鬼?这么晚了……

月耳的心狂跳起来。敲门声一阵比一阵急促。苍白了脸的月耳渐渐镇静下来,看样子不开门这声音会响一夜,她操起菜刀,拨开了门栓。

“扑通”一声,受伤的张一楼从门外摔在地上。月耳吓了一跳,见半晌没有动静,知他已昏死过去,便将他拖进屋里,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冰凉的脸没有一点血色。血染了一裤子。月耳犹豫了一下,解开张一楼的裤子:腿上有一个约一寸长的口子,血依然往外渗,月耳忙找出一块干净布,将他的腿伤包扎住。

第二天早上,张一楼醒来,见腿上盖着被子,也看见了月耳,张一楼非常诚恳地对她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知道怎么回事,月耳的脸红了,她讪讪地,躲着张一楼看她的眼睛,“流了好多血,裤子都染红了。”

“算我命好,碰上了好人。大哥呢?”

月耳脸一沉,低下头。诧异的张一楼低下头,扫见月耳鞋上缝的白布,顿时明白了。郝“我好莽撞,妹子不要见怪。我不是故意的。”

张一楼很自然地将大嫂改为妹子,月耳听了颇为顺耳。张一楼伸伸腿,心里却有一股暖流往上涌,灼热的目光看在月耳清秀的脸上,暗想,好俊巧的一张脸!

月耳发现了张一楼热辣辣的眼光,懊恼地避开,心里骂着:这个人好没正经!受着伤还顾得上想这个,看那眼神也不是个好东西。

“你能走了吧?”

张一楼知道自己的眼光让眼前这个女人害怕了,于是笑了笑,有几分忧伤的真诚对月耳说:“妹子救了我一命,我还不知你姓名呢!以后叫我怎么报答?”

月耳略一迟疑“报答什么,谁还没有个着难的时候?我叫月耳。”

“我叫张一楼,库伦淖儿边有个客栈,那就是我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