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7【原创】  

2011-07-14 07:07:0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7【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金花婆婆在脑包上站着,风吹着她的白发在猎猎地飘动,像一丛白色的茅草,凄厉地啸叫着万千的沧桑……

 

几个矿丁押着“金不换”和几个人进了矿区。

小四子捅了捅杨鸣,杨鸣停住了脚步,看着押来的人。

“这是请?你们他妈这是请?请,有这么请的吗?这是那家子请法?我是北草地有名的金匠!只要耳朵没塞上毛的,就知道北草地的歌谣,那歌谣老子现在就正式告诉你们:‘朱二哥的毡帽,庙滩的蒜,大二号的点心,死鬼金不换!’对了,死鬼是我那老伴对我的称呼。”金不换嚷嚷着。

“真是他?他没死?这个老不死的,害苦我了。”金花婆婆看到了自己的老头金不换。她真想立即去见这个她以为死了的男人。可是她没有,如果这个时候她认他,说不定这个倔种会跟李良久玩命,既然他到了金矿,早晚一天会见到他的。

“听说过,如雷贯耳。正因为听说过,才去请你来的!”李良久满脸带着笑,对金不换充满了敬意。

“你是矿主?”金不换斜着眼睛望着李良久。

“是。我是。”李良久还是满脸带笑,笑中还夹杂些许毕恭毕敬。

“不像,不像。”金不换的脑袋摇成拨浪鼓,“不像,我看金活,不,就是拿手摸也知道是几成金,看你们怎么也看个八九不离十。太不像了,越看越感觉的不地道,这不像是请,倒像是土匪绑票。”

金不换对李良久显出了明显的嘲弄和不屑一顾。

李良久连连点头:“这几个家伙不懂事,等我调理调理他们,叫小子们脱胎换骨。金不换师父,踏踏实实干,这么大的金矿怎么能跟土匪相提并论?金不换师父你误会了,我们完全是为了你的安全起见。”

“叫这几个混蛋离我远点,我一看他们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不知道死鬼金匠一有气做出来的东西就惹祸?”

“谁说我要做东西了?”

“不做东西,你请我干什么?熬胶?熬胶我也不粘!供着?供着左看不是个东西,右看也不是个玩意儿,再说了,你供着我,我也不自在啊。不做东西你请了我不是赔本?我除了会金活,什么也不会,请一个不会的废物点心不是赔本?”

“你猜对了,我给我的妾做点金活。”李良久赶忙说。

金不换一 听大发雷霆:“你不是在玩我?你满世界打听打听,我金不换是给女人做那些小玩意儿的主?那小玩意儿是金不换做的?你们是开天大的玩笑。我丢起人!我不干,送我回去!”

“远点。混蛋!离金不换金匠远点。师父,回也行,怎么也得叫本矿长给你赔个不是,喝个压惊酒不是?”

“这倒是理,你去问问北草地的人们,金不换是顿顿有酒,顿顿吃肉。吃,不吃白不吃。”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