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赘语焖倒驴牌酒 《呓语妮天籁》53  

2011-09-25 08:11:38|  分类: 闲情·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呓语妮天籁》

——用俗世了的淡然,刻下生命里有感觉的时时刻刻,

换成字爬行的轨迹


 
  
 
 
焖倒驴牌酒 - wutysd - wutysd的博客

 

赘语焖倒驴:"焖倒驴"牌酒是无峰驼的主人公安哲先生酿造的,在一百年前。那酒曾经喝醉很多的酒仙、酒徒、酒鬼,我也一次次地喝倒。像驴,而不像仙;像徒,而不是徒;像鬼,而非鬼也。我真的不知道我属于哪个类型,酒仙肯定称不上,酒仙喝了酒是清醒的,能指点江山,而我只能是画饼充饥;酒徒绝对不是, 平日里我自己从来不喝,如果有人必喝,而且喜笑颜开,嬉笑怒骂,他们竟然说妙语连珠,酒风归类为欢愉风,像恶作剧的导演,让每一个嗬酒的人都尽情了自己此刻的状态,演绎了此刻的酒涯;酒鬼似乎是专业酒人,我不是。我是谁?非仙非徒非鬼。一百年前我给安哲先生的酒命名“焖倒驴”,一百年后的人们注册了商标,当然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但是绝对有关系,安哲的酒名震中国北部草原,而那名字却由我给拍定,谁说没关系?若干年前,我到衡水老白干酒厂,对它的厂长说,老白干的广告词应该这样:“中国北部男人的酒”。那厂长不屑一顾,前几年高速飞驰,大牌子上赫然了:“中国男人的酒”,去掉了“北部”,我让车放慢了速度,盯视良久,嘟囔:比我牛叉,囊括了中国。内心一阵阵连篇累牍的窃喜,安哲第二——“焖倒驴”;也是前几年到了行唐,那里的人们给了我几壶“枣木杠”,回来呼唤了几个朋友一喝,哇塞,那酒火辣辣一鼓作气直灌3丈6的小肠,人们说羊的肠子3丈6,嘿嘿,我想人的也差不多吧?第二次去行唐,我对他们的头头说,我给你们的酒编了两句话,叫“天下第一硬,行唐枣木杠”,不知道现在注册商标了没有?但愿安哲第三——“焖倒驴”……

我今天没有喝酒,我早就不喝了,但酒话却飘荡了出来,对我是酒话,而不是仙徒鬼之类……

 


我真该坐在那云端上飘飞了,掠过那歪倒的树,不要看那慌慌张张的树梢,那根还在土中;我真该骑上云的脊,任云的飞奔。好在我曾经骑过烈马,追过草尖上飞般的黄羊与腾跃的野兔,但是我没有追过狼;我真该躺着云的臂弯里,不管悠闲地走,还是急速地跑,我只是偶尔瞥一眼熙熙攘攘的尘世,嘴角留下了没有掩饰的但是是善意的些许嘲笑;我真该仰卧在云的腹部上,闭起了不忍目睹的眼睛,听着那断断续续已经被包裹了杜撰的故事。故事就在于杜撰,杜撰好了,那是一个感人的精彩主题,杜撰不好那就是一个穿帮的蹩脚理由;我真该喝一杯焖倒驴,重新奋起那酒鬼的清醒,向吴刚讨杯月宫的佳酿,洗涤我眼中的污垢,以及污垢在心中孕育的可悲的短视与乔装了的虚伪与世俗对灵魂的玷污、藐视;我真该与云一起撞向擎天柱般的山上,粉碎成点点真诚的灵魂碎片,变成一个个文字给那故事注入点人性的复苏与顿悟,完善那个故事可看的真挚……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