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45【原创】  

2011-09-27 08:11:17|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45【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月耳早早的睡下了,却无睡意,半睁着两眼,望着窗户出神。她的眼前轮番闪现着杨森扎布、关多头的头。幻觉中月耳正在一条一条剐杨森扎布的肉;让狗活活地咬关多头……

忽地像被雷击了似的,月耳的两眼发痴,头发竖直——窗户上,一颗披着长发的人头晃来晃去。月耳抖成一团,脑袋炸裂了一般,头皮阵阵发麻。她想喊,嗓眼似乎堵死了,怎么也喊不出口。人头忽又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月耳尖叫一声,差点晕过去。

金花婆婆听到月耳的惊叫,快步走了进来:“怎么了?”

月耳哆哆嗦嗦成了一团:“我……害……怕。”

“嫁了这么一个男人就得为这个男人承受一切,也许是不该承受的,记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月耳吞吞吐吐:“没看见什么,你去睡吧!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金花婆婆出去,月耳的心扑扑地跳着,她不敢朝窗户望,可又憋不住,不时瞅一下。人头再没出现。月耳蒙住头,到天亮,方迷糊一阵。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郝竖山与小四子爬着向老女沟而去。老女沟静悄悄的,偶然有矿丁在沟里闪一下身影。

一个不起眼的洞几个人钻了进去。郝竖山碰了一下小四子,小四子向前爬去。

突然矿山枪声大作,郝竖山一惊。他看见矿丁们爬在地上向土匪射击。枪声突然停止。对面山上的人喊话。

“喂——我们是玉面狐狸的人,路过此地跟借几个钱花花!告诉你们矿主把金条放在小山上,如果不给我们叫你们不得安宁。”一个小匪扯着嗓子虚张声势地喊。

李良久拿着手枪藏在矮墙后面。冷静地观察着。泥胎紧紧地靠在他的身边:“怎么办,矿主,给不给?”泥胎的声音压得很低。

“他们是填不满的洞,今天给了就等于永远给了,不能给。”

“看样子玉面狐狸的人马够多,我们这几个矿丁恐怕难以抵挡。”泥胎有些担心。

“张一楼的护栈队会来支援我们的,这是我们提前说好了的武装联防,谁有情况就支援谁。”李良久没有看出结果,心里有些急躁。

“俺看张一楼不会来,他是狐狸,能躲他就会躲的,况且他好像不在。”

“钻天柳在啊。”

“怎么样?不答应我们就冲进去了,你们那几个鸟矿丁是架不住我们打的。”还是那个小匪,肆无忌惮地站了起来对着黑暗喊。

“我去找钻天柳。”泥胎对李良久说。

“叫碌碡去。”

“碌碡。”泥胎喊。

碌碡跑了过来:“矿主,有什么吩咐?”

泥胎把凑到李良久旁边的碌碡拉了过来:“去客栈找钻天柳,就说从土匪的后面打,而且一打准跑。”

碌碡答应了一声看了泥胎一眼,隐进了黑暗。

土匪见没有动静,打了一阵枪。

“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好话不听,欠揍!打。”

枪声又一次响起,土匪向矿里冲来。

在暗处藏着的郝竖山对小四子耳语。小四子听完向老女沟模去。

 

钻天柳带着客栈的人马从土匪的后面攻击,但对土匪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威胁,这时一队人马在土匪的左侧用石头砸向土匪,同时放跑了土匪的马。土匪一看立即撤兵。

李良久看打得正烈的土匪撤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李良久直起了腰嘟囔:“邪门,土匪怎么无功而返,是谁用石头打土匪,又是谁放跑了土匪的马?”

“郝竖山。”

“他?奇怪的郝竖山,莫明其妙的郝竖山。他们怎么会帮我?”

“是他和淘金汉。那不,他们过来了。”泥胎指着跑过来的郝竖山他们。

李良久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当郝竖山和淘金汉们走回,他才醒过神来:“哎,我说郝大胡子,你为什么今天要这样做,我不明白!”

“矿山是你们国民政府的,这个我知道,可是矿山给我们发工钱,你想想矿山没了,我们吃饭的碗就没了。”

“我还是不明白,你们淘金汉跟矿主应该是对立的,你上面说的话有些牵强,我以为你们的心理存在着很大的破坏欲,矿山越乱越高兴。可是你的这个做法让我不解,我看的出来,你有时候跟矿上对着干,这个时候又帮着矿上?”

“那得因事而定,看是什么事。我早就说过我会维护淘金汉利益的,也会维护矿山利益的,你挣多少钱是你的事,矿工挣多少钱是矿上应该也是必须兑现的事,按说是个很简单的道理,我是个外行,说的不对,望李矿长不要介意。我还说过我会跟李矿主成为朋友的。”郝竖山说的在情在理。

李良久拍着郝竖山的肩膀:“三生有幸,我很是愿意跟郝大胡子成为要好的朋友的,怎么样,现在我们就好好谈谈?走,今天咱哥俩什么也不干了,去客栈喝个一醉方休。”

郝竖山轻轻推开了李良久的手:“谢谢李矿主,我该出工了。改日怎么样?”

李良久没有感觉到什么,爽快地:“你说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我等你。”

“就这么说定了。”郝竖山向李良久抱了抱拳,又向矿工们摆了一下手,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