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大雾启示录 《呓语妮天籁》54【原创】  

2011-09-29 11:39:48|  分类: 闲情·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呓语妮天籁》

——用俗世了的淡然,刻下生命里有感觉的时时刻刻,

换成字爬行的轨迹

大雾启示录  《呓语妮天籁》5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彻头彻尾地迫压了整个大地,世界的一切都变得那样模糊。这是我看到大雾的第一个蹦进脑海的感觉。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有着诸多的不实。“突如其来”的言过其实。其实这场大雾早就在酝酿着了,你感觉的突如其来,而是你的概念中没有想清楚那雾产生的气候综合症;“迫压”,原来我当然想用“朦胧”、“笼罩”、“包裹”、“揉然”等等比较美的句子,使其给人以美的感觉,美的感觉就是美感。就像今天的楞考一样——愣考喊完敲了一下胸前挂着的牛脑骨,“绑-绑绑”,第一声与第二声的时间间隔的长一些,第二声与第三声是紧凑的。楞考的梆子只敲三声,多一下不敲,少一下不敲不行。敲完接着的是声嘶力竭地吼:“没事喽——”

当然楞考的吼也是带着情绪的,如果他的心情好,吼出的声音也带着自己听来的如醉如痴,有着六个点的(……)三日绕梁的柔情蜜意。而那柔情蜜意会扩散成他内心的意志与无边无际的善良与无怨无悔的付出;如果心情恶劣吼出的声音让他自己都毛骨悚然。

比如“朦胧”的描写:大雾笼罩了大地,我的极目处是牛乳般的雾,朦朦胧胧的,在轻轻地抚摸着万物……

比如:在我的懵懂中一场大雾又漫彻了这个城市,顿时眼前的景物变得缥缥缈缈、朦朦胧胧了起来。走出户外,湿漉漉的雾在你的周身缭绕着,黏黏的,像是一种亲近的迫近,鸟儿在雾的笼罩中点缀着含混的类似呓语般的叫声,还有着遥相呼应的欢快……很美,很诗意……心情突然地柔软了起来,浪漫了起来,色彩斑斓了起来,向迷蒙中看去,雾像烟,像云,像刚刚下过雨的雨雾……任凭你敞开烈马般的想象去想,去描绘,去涂抹,去补缀,雾都能够抚慰你想象中的昂扬与绚丽……雾的魔手把一切都装扮成了海市蜃楼,飘摇着它天宫一样的安逸;雾的魔手把一切都幻化成了幻觉中的真实,嬗变量与质的累计,摆弄着它的多姿多彩。

我喜欢缥缈与朦胧,因为它会不吝啬地给你想象,而我的想象没有污浊,只有美,故此我喜欢缥缈与朦胧,缥缈着无限,朦胧着无际。它不会因为你有叱咤风云的豪勇去大惊小怪,也不会因为你有柔肠侠骨而惊诧不已;我喜欢雾的朦胧与缥缈,因为它遮挡了你的视线,凭借着内心的美感去看待眼前的世界……

比如: 今天的大地依然灰蒙蒙的,已经两天了这样朦朦胧胧着,这样变幻无常着,是突如其来的气候之故,还是酝酿了很久的胸有成竹?抑或是本来的性格使然?

灰蒙蒙的,不知道是天的阴云密布,还是中原固有的惯常的晨雾、午雾、晚雾朦胧着人的视线。

远处的傻鸟也不再无忧无虑地啼叫了,不知道是疲惫了还是被雾的一贯酝酿而惧怕了,反正失却了往日的欢唱。偶然的雾不能影响鸟的欢愉,而是给了其欢欣鼓舞,时常的,时时刻刻笼罩着的雾让鸟有了些诚实后的反思,反思着它对于雾的存在的意义,反思着它自身的价值的贬值,因为它的欢叫永远是真诚的啼唱,真诚的遇到朝令夕改的,惯常的变化使得它开始怀疑自己的真诚了?

如果把雾变成一只鸟,雾的鸟与远处的鸟曾经共同经历了冬天的寒冷,等待了季节的缓慢,在季节适于它们的时候,它们欢快地在寻找一块可以栖身的草地,精心地垒就了属于自己的巢,那个巢对于鸟类来说不能遮挡风雨,其实鸟类的巢也无需遮挡,它们的羽毛就具备了遮挡风雨的能力,鸟巢的不远处肯定有可以啼唱的枝头,或者是一棵蒿草的存在,它们会在闲暇跳上去讴歌属于自己的欢乐,因为它们曾经等待了漫长……

比如……算了,不比如了,如果比如,我的笔会活灵活现那美的境地,成为仙境,而我恰恰不想当神仙;如果比如,我的语境会使那雾像天真无邪的少女,像闺中的少妇。我想天真无邪的少女,闺中看春、赏春、知春、懂春的少妇都是美的化身,都会给人心的滋养,精神的抚慰……人类都是那样地向往美……如果比如,我会把雾写成蹁跹的雪花,袅袅娜娜着万般风情的腰肢,莲步轻移地走向瑶池,可是我从来不羡慕瑶池的旖旎。

哦,我依稀记得周穆王曾经去拜见过容貌绝世的瑶池圣母,两个人都还做了诗文。我在想瑶池圣母一定读过诸子百家,不然怎么会说出诗文?我还在想如此的天神嫁给玉帝后生了七个女儿都不罢休,还求如来让她再生个儿子,你说当了神仙她还要生子,看来神仙也得嫁人生子。况人间无神。

“整个”,更是大有问题。我怎么能说是整个呢?看来我真是鼠目寸光了。本来我不应该是鼠目寸光的,但是由于平生啃的书多些,认得字多些,知道的东西稍微多些,眼睛自然而然就近视了。近视了的眼睛不是鼠目寸光是什么?难道让一个鼠目寸光的我与赵钱孙李先生去高瞻远瞩? 
对于鼠目寸光我自己思考了多年,为什么精明的老鼠的眼睛会不亮呢?百思不得其解着,正好今天感觉成了赵钱孙李的朋友,眼睛也近墨者黑了。不妨就思考个彻底,就像这场雾彻头彻尾。

在没有彻头彻尾的时候我异想天开地想,如果老鼠们都登堂入室,都人模鼠样穿起了连衣裙、打起了领带,成为纳税人。那么美国的军火商们就不会是地球的最大富翁了。那应该就是卖眼镜的利陆逊梯卡了,当然不可能是温州的美其名曰“原始积累”的人们。我实在是想让赵钱孙李成为眼镜商,赵钱孙李何许人也?呵呵,本人小说里的老鼠王。你想想13亿中国人,39亿老鼠,那应该是个什么概念?岂不盖帽军火商?军火商没了世界的战争就少了,但是老鼠多了该怎么办?好在鼠目寸光,不足为虑。人呢?嘿嘿,不足为虑,人都难以摆脱自以为是的鼠目寸光,牛皮哄哄的鼠目寸光,煞有介事的鼠目寸光,还有那道貌岸然的鼠目寸光……诸如此类。

我还是郁闷老鼠怎么就成了“寸光”了?想了半天,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个子丑寅卯,想不通的问题不想。这是哲人的话,不想。我只能归结为老鼠可能都是色盲。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