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62【原创】  

2011-10-27 08:15:3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62【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谢谢婆婆这么善解人意。”

“姑娘错了,我是个下人,做,是我的本分,不做是罪过,谢什么?这是本分。”

月耳突然对金花婆婆发着无名火:“对。下人,下人!你是下人,我难道是上人?下人?你当下人是多么值得喧耀的事?如果下人都是值得炫耀的事,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丑恶了。真是!”月耳说完径自向客栈走去。

金花婆婆跟在月耳身后一溜小跑,真诚地对着月耳的背影说:“姑娘教训得对。”

“教训?”月耳停住了脚步,用眼直视着金花婆婆,“我不教训你,我只是教训我自己,别人把我当成了主子,而我自己开始在心里也把自己当作了主子。就因为张一楼?张一楼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能成为主子?真是可笑!”

“我惹姑娘生气了。”金花婆婆小心翼翼地嘟囔。

月耳说完不再理金花婆婆,摔开了金花婆婆的油伞,自己向客栈慢慢走去。

 

月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回了家依然像丢了魂一样,她在无意中拿起了塔拉的刺绣看着。塔拉的每件刺绣上都有老鹰,且老鹰的眼瞪得非常圆,尖喙相当长,就像大挠钩。

月耳凝神思索时,张一楼悄悄从背后过去猛地抢了刺绣。

月耳一惊,见是张一楼,脸上显示出了极端的不屑一顾:“大老爷们,干的是女人勾当。偷偷摸摸,你一辈子就是偷偷摸摸的?”

“塔拉送给你的?”张一楼对月耳的不屑一顾没有理会,他问。

月耳撇了撇嘴:“我没这福气!塔拉傲得很,她不会理我这个老板娘,老板娘?不知道是我的造化,还是罪过?你怎么知道是塔拉的?”

“客栈上上下下,谁不知塔拉有这么一手绝活?!”张一楼迟疑了一下回答,在回答时他捕捉着月耳的表情。

“男人们对某一个女人私活也感兴趣,这多多少少能说明些问题。”月耳的语调里依然是明显的讥讽和探究。

“我是客栈的掌柜。”

“哦,掌柜?”看的出来月耳是故作惊讶,或者是故意冷嘲热讽,“做掌柜的都会算计,你也不例外,也会算计,会算计的人都是买卖人。塔拉什么时候来的?”月耳扭转了话题,她是怕张一楼恼怒,还是怕张一楼知道她的真实用意?

“你问这干吗?”张一楼对月耳的阴阳怪气引起了注意,他冷冷地问。

“好像你这儿是贼窝子,什么都问不得?你还立了那么多的规矩,我感到的是鬼鬼祟祟。”月耳也不示弱,她也冷冰冰地答。

张一楼看着月耳这样,只得缓了口气:“客栈这么多的事,塔拉什么时候来的,记不得了。”

月耳不依不饶:“知道一个女人的绝活,而不记得什么时候来?你自己觉得不自相矛盾?女人自然对特殊的女人感兴趣。塔拉也怀着仇恨呢!”

“她告拆你的?”张一楼的眼睛睁大了,他吃惊地问。

月耳望着张一楼久久没有说话,张一楼低垂了头,继而在屋里四周看着,月耳出了一口长气,不经意地说:“我是她的什么人,会告拆我?瞧她的刺绣,每幅上都有老鹰,我断定她……”

四处看的张一楼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你倒是真会想。绣老鹰就是喜欢老鹰,和仇恨有什么联系?”

这时,钻天柳进来,张一楼与月耳都停止了说话,钻天柳看了一下两个人,对张一楼说:“李良久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