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63【原创】  

2011-10-31 08:23:4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6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哦了一声:“告诉他,我马上来。”

钻天柳走了出去,张一楼抱起月耳,在空中转了一圈,起身出了卧室,李良久已踏进堂屋:“正蓝旗客栈的大掌柜日夜都做鸳鸯梦哇!”

“李矿主真会开玩笑。”

月耳知道这个李良久一来就没什么好事,于是留心听他们的谈话。突然,李良久长长地叹息一声。

“李矿主执掌一矿之事,莫非还有什么惆怅事?”

“金矿被抢,兄弟不敢上报,若上面知道了。这颗头怕是得搬家了。”

张一楼故作惊讶:“没这么严重吧?”说完他望着李良久摇着的头,“你不是已抓住抢劫的人了?”

“这事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了你?那日抓人施刑不过是权宜之计,借此来稳人心。抢劫之事,实是没一点眉目。”李良久向张一楼摊着俩手,满脸堆满了真实的痛苦。

张一楼关切地问:“到底丢失多少?”

“都是炼出的成品,大概有十几万两吧!”

张一楼暗暗吃了一惊,脱口而出:“这么多?为什么……”说到这里张一楼大概感觉出了什么,嘎然停止了话头。

“大意失荆州,这事……唉。怪我!”

张一楼探前了身子小心翼翼地问:“你打算咋办?”

李良久又叹息一声,这声叹息真切,不像刚才的虚张声势:“这事瞒得一时,瞒不了一世,年底缴不上去足额,恐怕人头不保。现在关键是尽快查出抢劫匪盗,追回追不回,得把匪盗送上去,以减兄弟之罪。”

张一楼掩饰着自己的幸灾乐祸:“抢劫之人,胆子不小哇!”

“这是个人数众多的团伙,平常鼠辈,不敢闯矿,领头之人非等闲之辈,事情安排得真周密,如果我猜得不错话,周围定有他们的眼线。”

“你是说……”张一楼紧张地盯视着李良久。

李良久没有注意张一楼的神态,继续着自己的感受:“是,眼线不是矿上的,便是客栈中的人。”

张一楼冷笑一声:“莫非李矿主怀疑我私藏匪盗的眼线?”

“不要误会,我只是猜测,人心隔肚皮,你敢说对你手下了如指掌?”李良久急切地摇着手,随后冷冷地说。

张一楼不冷不热地反击:“虽不是了如指掌,但我还是信得过他们的,这些人和匪盗有勾结?我想不会。若李矿主拿出证据,随时可以带人。”

“真是痛快人。客栈人杂。来往过客,难保没有嫌疑之人。”李良久看张一楼认真起来哈哈笑了起来,“掌柜,我的张大掌柜,你多心了,多心了。我怎么能怀疑自己的弟兄呢?”

张一楼继续不依不饶着:“若说这个,我就不敢担保了。人脸上没贴标记,我认不准。本客栈规矩,向来王公乞丐不分,盗匪商客不辨,只要给钱,谁都可以吃住。咱毕竟不是官府衙门,不像老兄你天天管的金石。不这样,老弟怕喝西北风都没有呢!”

“你看看,你看看?兄弟绝无指责你之意。北草地谁不晓得正蓝旗客栈是快乐窝,掌柜是侠义之人,连杨森扎布王爷不都敬你三分?”李良久连连赔不是。

月耳在屋里听着,当听到这里,倏地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