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10【原创】  

2012-01-19 08:44:25|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1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月耳几乎没勇气去面对那些姑娘,严格地说这帮姑娘是为了自己而这样受辱的,虽然她们似乎不在乎,可是月耳在乎,她感到她犯了罪一样不能安宁。“我欠了她们一笔无法偿还的债,我能还吗?”月耳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一个人呆呆地在屋内发愣。忽然屋外传来哭喊和叫骂,月耳忙跑出去,那些姑娘已和护栈手扭在一块,嘴里骂着恶毒的话。护栈手仿佛自知理亏,不敢还手,稍一松懈,脸上便留下五个血印。

尹梅的嗓音很高,她叉着腰,在一边助阵:“狠狠地打!打这些吃里扒外的龟孙,做损阴事,天打雷劈鬼叫狼撕,永远不得好死。”

迷三俏哇哇大哭:“你们断子绝孙——”钻天柳去扶她,迷三俏狠狠地咬了他一口。钻天柳一呲牙,吼:

“不知好歹!”

迷三俏指着钻天柳的鼻子:“你还有脸说,滚开!”

月耳感到自己的脊背一阵阵发凉。这时,愣考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串马耳。他兴高采烈地嚷:“别闹了,我替你们出了口恶气。”

众人忽地停下来,望着愣考。

愣考得意地:“他们欺负你们的时候,我割了他们的马耳朵,一个马割他一个,瞧,这一长串!”

谁也想不到愣考笨里笨气,竟会想出这个歪点子。月耳也忍不住,扑哧一笑。

“一人发一只马耳,一会儿烤了吃。”

“愣考,你是个好人。”尹梅对愣考说。

“你吃马耳朵吗?”

尹梅悄声地地趴在愣考的耳边说:“吃!我还想吃你。”

愣考没有想到尹梅会对自己这样说,一时愣在了原地。

月耳瞧了他们一会儿,心神不安地走出大门,野滩里空无一人,看来那家伙是逃掉了。月耳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想着心事:

为了自己的报仇,张一楼导演了这么一场闹剧,是张一楼还是我呢?张一楼有错吗?我有错吗?仇可以报,可是这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报仇动机呢?我还算个好人吗?我已经不算好人了。

尹梅尾随着月耳悄悄地来到了河边,她看月耳在成思,凑了上去,缓缓地问:“姐姐,你在想事?”

月耳看是尹梅,眼圈一红:“我觉得对不起你们。”

“你觉得对不起我们?”尹梅感到吃惊。

月耳点了点头:“是。张一楼不在,我在,可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胡作非为。”

“你不要揽,这跟你没关系。他们不来别人也要来,只是他们粗鲁的像牲口,把我们不当人。别人来,起码有着一些尊重,有着一些爱意。姐姐,客栈就是这样的地方,不来人倒显得我们没用了。”尹梅安慰月耳。

“你说了这些,我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不过我还是不能原谅我自己。”月耳忧心忡忡。

“要是你,开客栈就挣不了钱了,像你们家掌柜的学,他就是把我们当摇钱树,你以为他心痛我们?他心痛的是钱,他跟我一样爱钱。”

月耳愣了愣:“哦。爱钱?爱钱就可以办一切事?”

“我是要钱的,没钱不行。哎,姐姐,你说愣考这个人怎么样?”尹梅的脸上带着幸福和巴望。

“你是说他割了土匪的马耳朵?”

“我不是说割马耳朵的事。”

月耳恍然大悟:“你相中了愣考?”

“看你?”尹梅显出了少有的几分羞怯,“我只是问问你对他的看法。”

“我明白了,尹梅,要嫁人了。”月耳一下高兴了起来,她的高兴是由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