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11【原创】  

2012-01-30 07:28:08|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1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尽管尹梅的事情让月耳暂时缓解了一些苦闷,但月耳无论如何还是高兴不起来。她把自己关在屋内,不再见人。她要为自己赎罪,她取出郝竖山送给她的观音像,放在桌上,又点了三柱香,磕头祈祷,求神灵饶恕她的罪过,诅咒杨森扎布身首分离。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涌上月耳的心头……

两天后,张一楼回到客栈。月耳病了两日,人瘦了一圈,脸黄黄的没一点儿血色。张一楼一见非常吃惊:“你咋成了这样子?”

月耳无言,目光呆滞无神。张一楼急忙跑出院喊:“哎——有人吗?”

“有人。怎么叫没人,我不是人吗?”金花婆婆悄没声地站在了张一楼的旁边,不阴不阳地说。

“少他妈跟我废话。她怎么成了这样?”张一楼的眼睛瞪成了牛眼,像是要把金花婆婆吃了一样。

“那日来了一帮土匪,月耳姑娘怕是吓着了。你不知道?”金花婆婆话中带话地问了张一楼一句。

张一楼竭力否认:“我怎么知道?”随后虚张声势,“胡说!吓还能吓成这个样子?请没请郎中?”

“月耳姑娘不让。”

张一楼暴跳如雷:“蠢货!一帮废物点心!老板娘病了,怎么没人着急?”

月耳嘴微微蠕动,似乎有些感动:“我没病,不要责备她,婆婆非常尽心尽力了。也不要责怪别人,别人也尽心尽力了。”

张一楼瞪了金花婆婆一眼:“滚出去。”

月耳的嘴唇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

张一楼抓住月耳的手:“你的仇报了。”

“你请的是一帮土匪!”月耳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本来就是土匪嘛!除了土匪,谁敢跟杨森扎布作对?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的代价很大,不大他们肯为你卖命?”张一楼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得意着。

月耳叹了口气:“唉,有什么算什么吧!反正事情已经干了,后悔也没用。杨森扎布的脑袋呢!”

“乱糟糟的,他们哪会带一颗人头?死了不就行了?我告诉你,这次土匪也死伤不少。不管怎样你的心病去了,我的心病也算去了。”张一楼大功告成地说。

“你见到他们了?”

张一楼避开月耳的目光,点点头。

“那个疤脸人活着没有?”

“你问他做什么?”

“他是个畜生。”

张一楼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不想面对,遂转移了话题:“怪了,怎么他们的马耳朵全被割掉了?”

“活该!那是最轻的,他们应该都死绝,才是罪有应得。”

张一楼叹了口气。

月耳看看张一楼那样,遂告诉:“我要死了。”

“别说傻话,我马上去请郎中。”

“杀了杨森扎布,我的心也就死了。”

张一楼紧张了起来:“干吗说这丧气话。”

“都说人死的时候,自己是知道的,现在我也信了。我一合眼,身子就像飘也似的,在野地里游荡,我管不住自己,我还看见有人给我引路,我知道,那是引我去阴曹地府。”

张一楼神色更加惊异,他伸手模月耳的额头。月耳打掉了张一楼的手:“我没发烧。那两人叫我走,我说我还有事,不办完,我就是死了也要跟阎王爷算帐,最后小鬼放了我。现在杀了杨森扎布,我就没牵挂了,或者跟你好好过日子,或者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老死。”

张一楼搂住了月耳:“你不要胡说,过几天就是鬼节,也许是阴魂作怪。鬼节一过,你就没事了。”

“鬼节很怕人,是吧!”

“和人们过年一样,怕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活不到那个时候,求你一件事。”月耳脸上带着满足和涌上来对张一楼的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