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03【原创】  

2012-01-05 08:14:10|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0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淘金汉的工棚横七竖八着人,其中有在客栈被打的几个人。

“今儿钻天柳可栽了,张一楼的夫人那个叫什么的来着?”

“月耳。”

“对,月耳。嘴厉害,胆也有,敢作敢为,把个钻天柳弄得威风扫地!”

郝竖山若有所思:“钻天柳就那样算了?”

“他不算又能怎么样,这客栈毕竟是张一楼的,月耳是张一楼的老婆,他钻天柳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把月耳怎么样!”

“我看钻天柳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们认为对张一楼呢?”郝竖山问说话的人。

“不是铁杆。有两种可能,一是张一楼有把柄在钻天柳手里,二是他们有什么共同的利益。或者说钻天柳就是张一楼的铁杆。”

小四子嬉戏着说话的人:“你说了半天等于王大娘是个母子。这样那样,这样不是那样不是,闹了半天哪样也不是,这不是王大娘是个母子?”

大家笑,矿工扒拉了小四子一下头:“黄嘴叉子没硬,倒学会抢白人了,什么时候学会的?”

“早就会,你忘了我跟碌碡喝酒的事了?”

“记得,小四子也是不叫的狗,关键时候下嘴狠着呢!”矿工逗小四子。

小四子爬在矿工的背上,摸着他的光头:“你骂我?你是什么,你是标准的‘单单沁’的狗,没事就‘单单’地叫。”

矿工背着小四子在地下走着:“是,小四子说得有道理,但是我是不能肯定,因为这家伙们水都深着呢,按钻天柳说的,你们钻耗子窟窿的。对钻耗子窟窿的能看多大一片天?”说着把小四子塞在了床底下。

大家哄笑着。

“他妈的钻天柳。你们没见他那个样,哎哟我的妈呀,威风呀,牛皮呀!这天底下就他厉害呀。”被要打的矿工学着钻天柳的样子和声音:

“‘正蓝旗客栈的规矩就是法’,王法?你说叫人气不气?恶心不恶心?”

嬉闹够了,郝竖山向小四子使了个眼色,两人向经常去的敖包走去。

    “哥你说月耳有没有危险?”

“暂时不会有,钻天柳不高兴是肯定的,但是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她,毕竟张一楼是掌柜,钻天柳在我们没有知道他的更多情况下,他只是客栈的一个管家或者打手。”

“你不是说我们要争取月耳得知客栈的情况吗?”

“是。客栈这个地方能够知道很多情况,另外我总是觉得客栈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来,它似乎隐藏着什么,又不是太像;说它跟金矿是一体的,又没有那种可能。如果它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客栈很多事情说明又不是。所以我们对客栈一定要熟悉。”郝竖山边说边思考。

“熟悉就得有人告诉我们,你选择了月耳?”

“选择她不仅仅是告诉我们什么,这个女人有背景。”

小四子惊得张大了嘴:“背景?什么背景?难道她是蒋介石那面的人,或者跟日本人有关系?要是那样事情可就复杂的多了。”

郝竖山拍了拍小四子的头:“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能确定,仔细观察一阶段再说。”

“凭我的感觉,她不应该是坏人,我想,目前还是采取点措施保护保护月耳。钻天柳的心阴的很。”小四子还是担心着月耳。

“还不到时候,这个时候对他保护会起反作用,因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真实面目,保护岂不是过早地暴露了我们自己?等等看。”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