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05【原创】  

2012-01-09 09:36:43|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05【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李良久与泥胎站在老女沟的山头上,望着远处模糊走动的矿丁,李良久问他身边的矿丁:“他就说了这些?”

“是,他和小四子像是随便走走,第一次他领淘金汉打跑了土匪,第二次还打跑了土匪,矿主,难道郝竖山有什么怀疑?”矿丁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我是随便问问。”李良久挥挥手,“去吧,盯着紧一点,有什么举动立即告诉我,不管是郝竖山还是其他人。”

矿丁鸡鹐米似的点着头:“我一定,我一定。”

矿丁消失在黑暗中了,李良久问泥胎:“你说这郝竖山究竟是个什么人,扮演得是个什么角色?”

“他不是说图个平安,挣几个钱养家糊口,可能……可能他说的理由对吧?”泥胎也说不准,犹豫地说。

“调查出他的来龙去脉没有?”

“去的人还没回来。”泥胎警惕地望着四周。

“一定小心,对谁都不可以轻易相信。你说他会不会对老女沟有兴趣?”

“不会吧,如果是我,我就没这个兴趣,一些钱能要,一些钱还不能要,他一个矿工盯它干什么?”泥胎按照自己的世界观否定着李良久的理论。

李良久看看与泥胎说不出个所以然,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谁知道。”

 

月耳被一阵细小的声音惊醒,出了一身冷汗。有人用铁丝棍捅门栓,月耳正欲喊叫,脑里忽然闪出郝竖山的影子,恐惧被惊喜代替。连日来,她心里似乎期待着什么,可脑里模模糊糊,她不知那是什么,现在一下清晰了,他是等待郝竖山的突然来到。郝竖山浓密的大胡子如一张撕不破的网,已将月耳的心罩住。

她光着身子跳下地,拉开门栓,一个人猛冲进来,先捂住月耳的嘴,月耳知不是郝竖山,恐惧如鹰爪下的小兔。

“别怕,是我!”

月耳听出是张一楼,心中漫过深深的失望:“鬼鬼祟祟的,吓死我了,你这哪像是个掌柜?活脱脱一个贼坯子。”

张一楼轻轻插上门,嬉皮笑脸:“你说什么?”

“贼坯子。”

张一楼的嬉皮笑脸僵在了脸上,紧张地问:“你听说了什么?”

“没有啊,怎么你对贼坯子在乎?”张一楼的紧张让月耳感觉到了什么,她尖锐地追问张一楼。

张一楼哈哈笑了几声,缓解着自己的心虚:“我在乎什么?不就是贼吗?贼有什么不好?哎,你说你胆子小?小,不知道是我,怎么就敢去开门?”

“莫非客栈都是贼坯子?贼窝。除了你,谁还敢进来?”

“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要小心。”

月耳还是试探中带着怀疑:“小心什么?在客栈还小心,你这个人越来越像贼,进自己的家还偷偷摸摸的,我不明白你偷偷摸摸地干什么?是心里有贼事,还是习惯成自然?”

“杨森扎布的末日到了。”张一楼不敢跟月耳继续谈这个问题了,他扭转了话题。

果然月耳一听到杨森扎布的事情,马上忘记了一切,他关切地问:“妥了?”

“妥了,明晚他们便来客栈,我不想搀合进去,所以悄悄回来,天亮前我还要离开。你准备一下,多杀几只羊。他们扮做一般的酒客,到时做什么,任凭他们去做,你装作管不了就是了。”张一楼像一个大功告成的英雄,大咧咧地躺在了炕上。

“若任其为非作歹,不将摊子砸了?”

“匪性难改,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为你早除掉仇人?不靠他们,就客栈这点力量那不是鸡蛋碰石头?随他们吧!”显然张一楼想早一点结束这样的谈话,说着就要与月耳干男女之事,月耳推开他。

“饿死鬼似的!现在不走,一会儿天亮了。”

“就一会儿。”

“还没有出息?干大事要紧,事办成想怎么就怎么。”

张一楼恋恋不舍,叮嘱:“天一黑,哪儿也不要去。”

月耳如大祸临头似的,惊恐地点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