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描写28【原创  

2012-11-12 09:17:23|  分类: 无峰驼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描写2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夜空中钉着几颗惨淡的星星。

白雪覆盖了整个大地。

天,洁白无暇。地,洁白无暇。

人,被一团团雪雾包裹的影影绰绰,像是行走在天上宫阙。

“毛飞,咱歇一会吧,敢不?”黎华气喘吁吁,扭过头来对毛飞嘀咕,“我快挺不住了。”积雪在他们的脚底停止了哼叫。

这是学生们来窑沟台的第一个冬天,全公社进行水利大会战。窑沟台独树一帜地在村北打了一个一亩大的井,全大队的男女老少不分昼夜奋战在大口井上。学生们是壮劳力,又没拖家带口 ,所以他们全是夜班。毛飞和黎华合抬一个土筐,从上班到现在已抬了一百多筐了。

“去哪歇?”毛飞的肩头前三天就已经磨出了血,现在已经有些化脓。他龇牙咧嘴地问,声音无精打采,“队长说……快抓……水面了……”

“毛飞,我实在顶不住了。”黎华的头上冒着腾腾的热气,狗皮帽子挂满了银白色的霜雪,像束手待毙的野兔。

黎华仍掉了扁担,几乎要瘫下去,毛飞扶住了她的双臂,黎华就势偎靠在了毛飞的身上喘吁。

“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你别嚷嚷好不好?是我和毛飞。”

“小狐狸精,你还嫌不累,还有心肠勾引男人?”

“不是。”

“我知道。”

“你的话说得真难听,还‘勾引’?”

“话糙理不糙。”

她们都压低了嗓门。

“真苯!”突然白凤菊提高了嗓门嚷嚷,“去吧,谁还管你?真够戗,少吃点,少喝点,省得;老跑厕所。”

“谁?”公社驻村工作组组长问。

“黎华,刚来的学生,水土不服,窜稀。窜稀就是拉肚子,管天管地,阎王爷 也不管拉屎放屁,对不,组长?”

白凤菊大声嚷嚷完小声对黎华谁:“走的远点,呆的时间长点。凶什么你,凶?”白凤菊对着公社工作组长的背影骂。“谁他妈欠你们家的黑豆?真他妈叫人上火,这公家的人是吃饱撑着了,生着法整人,叫男人戴纸帽子,给女人脖子上挂破鞋。你说有真格的没有?这公家净养活了一帮废物点心,这皇粮喂了一群二杆子、二百五!”

——摘自长篇《荒原狐》

 

“翠草,一会到我屋里来。”燕燕对刚从肖思温屋里出来的翠平吩咐。

太长公主担心地看着女儿试探地问:

“燕儿……没……事吧!”

“妈……我没事呀”她嫣然一笑,“我才不死呢!”傻瓜才干这蠢事呢!你说对吗?

“对。我燕儿——”大长公主如卸掉了几千斤的重负,长长地舒服地长吁了一口气。轻盈地走出客厅。

“也该休息一会了”。

“当……当……当……”独乐寺的铜钟悠扬地响起,嗡嗡的袅音从皇都的北城上空飘向南城。嗡嗡的袅音被来流河从西北载着向南绕京都西、南东三百里东入滔滔的曲渤海。

御河、沙河、黑河、黄河、鸭子河、她鲁河、狼河、阴凉河、鸳鸯湖似乎也被来流河感染在欢快地奔流着,整个京都沉浸在铜钟的震憾之中,京都被铜钟罩住了一切杂声,更宁静了。

——摘自长篇《大辽太后》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