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28【原创】  

2012-11-23 09:40:45|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2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愣考和劳布森一直喝到了深夜,愣考摇晃着站起,盯着劳布森:“劳布森,你在这儿住?”

“要不你住?我去你的窝棚,反正不能叫狼吃了她。”

“我客栈事多,不住。这几天有一股子像是更北面跑来的狼,你可注意守着点,不过有你儿子,出不了事。”

劳布森笑了:“你说什么?又想挨鞭子?”

楞考还是有几分怕这个怪怪的劳布森,别看他笑着,说不定就要抽你,他慌忙地摆着手,笑容可掬着:“我儿子,我儿子。小八子你是我儿子。”

愣考向劳布森告饶,哼着《二大娘》的小曲走了:

哎嗨呀,谁说是二大娘没有眼力,她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能把死人说活,还能把活人说死,就是那灵巧的小舌头,楞是给我说了个鬼不敢看的老婆……

夜渐渐地黑了,女人可能是累了,在帐篷里睡着了。劳布森和小八子蹲在门口,他望着黑沉沉的天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睡不着,并不是身边躺着一个女人,他是为灰腾梁的女儿其木格担忧。

睡到了半夜,女人醒了,她缓缓地爬起来,小八子抬头嗅了一下,复又伏下去。劳布森觉到女人浓重的呼吸,便轻轻地打起鼾来。女人呆了一会儿,又爬了回去。

劳布森瞧着夜空中的星星,猜测着女人的来历。

女人又慢慢地爬过来,低声:“来里面睡吧?外边有露水,现在的露水大,要得病的。”

劳布森没有理女人,继续着他的“睡”。

“来里面睡吧?”女人又胆怯地重复一遍。

劳布森知她什么都明白,于是说:“我不冷。”

 “你是个男人,你这样,不是分明撵我走?”女人然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糊涂,男人非得干那事?那样就是留你,不那样就是撵你走?糊涂逻辑,也是混蛋逻辑。”劳布森可能感觉自己的话说得粗鲁了,悄悄地看着女人,停止了说话。

女人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永远是女人最有力的器。劳布森见她哭个不停,只得佯问:“你难受?还是有委屈的事?”

女人抽抽嗒嗒地:“我是那样想的,你是个男人,可你这样,分明是撵我走。”

“要是撵你,我领回你干什么?别多心,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安心睡吧,不会有事的。”

女人跪在地上,低声:“我是客,我住门口。”

“什么客?这是今天新搭的帐篷,是给你搭的,你是主人。你住里边,哪有叫一个女人住门口的?除非天下的男人死光了。”劳布森高声嚷嚷,小八子警惕地抬起了头,看看没有什么事,又把嘴头插在两腿之间睡了起来。

女人眼睛里留下了眼泪,但就是不肯进去。劳布森无奈,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你这样的女人还少见,人家别的女人胆小,你的胆子不知道是大还是小?在野地里住,人家别的女人急着住里面跑,而你却要住外面,没见过你这样的倔种?好吧,咱俩都进去,让小八子守在门口。”

尔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两人面对面地坐着。黑暗中能觉到对方热扑扑的呼吸。野猫粗一声,细一声的嚎叫传过来,女人不由打了个冷颤。

“我怕。”女人摸索过来,抓住劳布森的手。

劳布森轻轻抽出手:“睡吧,明天我还要放羊,也许还有别的事。睡吧,啊。”

女人默默地躺下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