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43【原创】  

2012-12-17 07:59:2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4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2

雪花早早地就站在了院子里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可是她等待的东西没有出现,她有些烦躁,于是跟金花婆婆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婆婆,你怎么不去淖尔边了?”

金花婆婆知道雪花在等什么,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抢白:“谁说不去?”

“我怎么看不见?”

“你看不见的东西多了,你的心思在这上面吗?”

雪花知道说下去婆婆不会给她好听的,于是解嘲地:“又是神神叨叨,满嘴的鬼话。”

“鬼话?人就是鬼,鬼比人强。”金花婆婆抬起头盯着雪花,雪花躲闪着金花婆婆的眼光,眼睛盯着院里的各个角落。

张一楼装模作样地走了出来,又装模作样地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最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客栈,张一楼一出客栈,雪花甩下金花婆婆,悄悄地跟了出去。

一出客栈张一楼径直朝劳布森的帐篷走去,到了帐篷又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一钻进去好长时间没有出来,雪花感到莫名的恼怒。怒气冲冲回到客栈,金花婆婆怪怪地笑笑。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老怪物。”

金花婆婆不理雪花,自己嘟嘟囔囔走了。

雪花愤愤地“等着吧,劳布森可不是窝囊废!让劳布森剥了你的皮。”

张一楼走出帐篷,满脸带着笑意。

雪花闪进了屋。

 

虽然是正午,但一丝风都没有,客栈的羊皮幌子一动不动地垂挂着。劳布森大大咧咧地到客栈来拿酒。

雪花藏在大厅的角落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劳布森灌酒,劳布森发现雪花看着他,他停住了脚步,望着雪花。

 “放个美人在家里,你放心得下?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女人看见也喜欢,劳布森,你的福分不浅啊。”雪花胆战心惊地壮着胆子跟劳布森开着玩笑。

劳布森上上下下看了雪花足有两遍,走了两步,又停住了脚步:“她跟人跑了,我倒是省心,可是她不跑,我能有什么办法?”

这是劳布森第一次跟雪花说话,雪花的胆子越来越大,她不管不顾地:“那可没准,就怕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了。”

今天的劳布森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地有耐心,他索性把酒壶揣进了怀里,认真地对雪花:“哭?我哭?对女人?哭?我没长软骨头。”

“那你留下她干什么?”

劳布森从怀里掏出酒壶,仰起脖子喝了一口,冷冷地:“没你的事,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是不是欠——”

雪花乖乖地缩了缩脖子,劳布森狠狠地瞪了雪花一眼走了。

雪花呆呆地站在大厅,她想,劳布森就像一块钢板,钉不进钉子。

劳布森走后,雪花忽又感到后怕,如果劳布森认真起来,自己如何回答?雪花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便去找月耳。

月耳在屋里乱翻着,似在寻找什么。见雪花进来,撑起汗漉漉的头:“你给我的项链丢了。”

“在屋里放着就丢了?”

月耳觉出什么,淡淡地:“家贼难防,莫非张一楼又送给了别人?”

“要找还不好办?客栈内外才有几个女人?”雪花旁击侧敲。

“内外?”

“当然包括外啊。”

月耳若有所思着。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