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44【原创】  

2012-12-18 10:37:32|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4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干妈怎么向我讨主意了,客栈里的哪个女人不得听你的?”

月耳扑哧一笑:“身边就站着一个不听我的。我拿你有办法吗?”

“看干妈说的,像真事一样,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了?你不是冤枉我?就说杨鸣吧,我也没说就不跟他。关孩,我也没跟他,我怎么就不听你的话了?干妈是个抓住人小辫子不放的主。”

“你看看,我说一句,你回击我八句,这是听我的?”

雪花抿嘴笑了。呆了一会儿雪花走了。

雪花走后,月耳低头寻思了一会儿,便搬出半罐酒大饮,等张一楼回来,月耳已喝得头重脚轻,摇摇晃晃,张一楼见她又醉成这样,皱了皱眉头。月耳向张一楼伸出手:“拿来!”

“你还要喝,非得喝死?”张一楼皱起了眉头。

“你盼我死?我说的不是酒,是我的项链!”

张一楼拍了拍脑袋:“噢,我差点忘了,过些日子,我就给你买。”

“你别装糊涂,我不要你给买,我要雪花送给我的那条。”月耳迷迷糊糊地跟张一楼纠缠。

张一楼也迷迷糊糊地跟月儿扯皮:“你不是拿着吗?”

“你是等我撕破脸吗,等我给你说出来吗?你送人只管送,那是你的自由,凭什么拿我的东西送人?”月耳坐了起来,一扫迷迷糊糊的样子,指着张一楼的鼻子。

张一楼陪笑:“劳布森跟了我这么多年,他找女人,咱们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劳布森知道吗?”月耳冷笑。

张一楼掩饰着心虚:“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你心里有鬼,还敢和劳布森说?”

“我如果有坏念头,天打雷劈。”

月耳笑了,笑得有些怪异:“哼!你的话不值钱,你的赌咒是随口来的,说一万遍又有什么用?”

“这可真是狗扯烂羊皮,浑身有嘴也说不清楚了。”张一楼装模作样地叹息。

月耳伸了个懒腰,撇嘴:“我才不管你那混胀事呢,你把我的项链要回来,咱就没事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送给人家的东西怎么能再要回来?”张一楼很为难地搓着两手。

月耳闭住了眼睛,声音不高,但坚硬:“我不管,如果是别的也就罢了,可这项链是雪花送给我的,我不能丢。”

“我再给你买两条如何?低声下气地哀求。

月耳蹭地坐了起来,伶牙俐齿地极尽挖苦:“你对许空诺向来是很大方的,如果是让你花钱,你就心痛了。你是谁?你是张一楼,张一楼是谁,是钱的儿子。钱是谁?是张一楼的祖宗。”

“三天之内,如果买不回来,我就不回客栈。”张一楼被月耳逼急了,他拍着胸脯发誓。

月耳不依不饶,她要把张一楼逼向墙角:“我现在就要,我不听你的发誓,你的发誓还少吗?你什么时候兑现过?过去,我不在乎,现在我倒要试试你张一楼究竟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

“我给你大洋怎样?”张一楼被逼无奈,一咬牙说。

“行,你说话算数?”月耳又端起了酒碗。

“算。”

月耳把一碗酒喝下去:“三千块。”

“好大的胃口,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张一楼惊得半天没有合拢瞪大的眼睛。

“反正不会烂掉。男人喜新厌旧,特别是张一楼,我现在才发现这个张一楼更是一个馋猫,一个深藏不露的色鬼。乘我现在还有几分颜色,不准备几个,他张一楼哪一天不要我,我去喝西北风?”月耳把酒碗扣在了桌子上,把头伸向张一楼,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张一楼。

张一楼被月耳的胡搅蛮缠搅合的无可奈何、狼狈不堪,他不得不垂头丧气地承认:“可能你说得也对吧?我是个色鬼?咱说实话,色鬼倒说不上,喜新厌旧倒有那么一点。哎,我说,哪个男人不喜新厌旧?你见过吗?”

“我就见过你。”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