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46【原创】  

2012-12-21 21:25:01|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4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傍晚的余晖把草原揉然的五彩斑斓,劳布森兴高采烈地把羊赶回客栈,领着小八子向搭帐篷的草地走去。

沙拉在门口等着劳布森回来。

小八子亲切地嗅着沙拉。

“我已经给你熬好奶茶了。”沙拉的眼睛里溢满了爱,她望着劳布森说,声音像百灵鸟一样欢快。

劳布森没有看沙拉的眼睛,无动于衷地:“好,我该谢谢你。”

“你怎么跟我这么生分呢?你跟他们说要娶我?”

劳布森还是没有看沙拉急切的眼神,对沙拉的声音也没有太在意:“对,这样对你好些,对我也好些。只是太突然了些?”

沙拉小心翼翼地问:“是谁说了什么?”

劳布森没有回答沙拉的问话。

沙拉想了想,语气中带着从来没有过的坚定:“别管他们,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乐意,我乐意,还碍着别人什么事呢?”

“对,拿得起放得下。沙拉,你也喝茶。”劳布森早已坐了下来,他认真地看了看沙拉。

沙拉没有坐,也没有喝茶,她告诉劳布森:“有个叫塔拉的来过这里。”

“我已经见了她了,她是我的妹妹。”

沙拉吃惊地:“你还有妹妹在这里?”

“跟你说不清楚。”劳布森有些不耐烦。

沙拉依然小心翼翼地问:“她同意咱俩的事吗?”

劳布森停止了喝茶,望着帐篷的顶,良久慢慢地说:“只要值得,她会同意。”

“委屈你了。”沙拉感到内疚,眼泪流了下来。

劳布森粗声粗气地:“不要这样说,我也是乐意的。我如果不乐意,狼吃了你,狗啃了你有我什么相干?”

“你是好人。”沙拉由衷地说,眼泪又一次像断线的珠子滚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好人有,看是对谁。”

4

楞考在大门外跟三姨夫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钻天柳的三姨夫,你一天的拉,能不能给我的曲配个调?”

三姨夫喝了口酒,看着楞考,怪异地笑着:“就是你那‘哎嗨呀,谁说是二大娘没有眼力,她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能把死人说活……’”

“对,对,就是这首人人皆知的曲。”

三姨夫把酒瓶子塞进怀里,调了一些弦,楞考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等着,三姨夫摇了摇头:“不行,你得找个人唱,你唱的忒难听了,说实际的狼听到都要跑五十里。”

“不会吧,我唱的有味道啊。”

“得,得,不找拉倒,我喝酒啊?”

楞考看了看周围,看到尹梅在旁边叫。尹梅跑了过来。

“我唱是能唱,但没有楞考唱的有味道。”

“真的?”

尹梅点了点头。

三姨夫看了看楞考,又看了看尹梅:“好,我拉,爱谁唱谁唱。”

三姨夫拉了起来。

楞考摇头晃脑着唱:“哎嗨呀,谁说是二大娘没有眼力,她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能把死人说活,还能把活人说死,就是那灵巧的小舌头,楞是给我说了个鬼不敢看的婆姨……”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