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20【原创】  

2012-02-16 09:48:22|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2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草原的祭鬼还在进行,草原阴森森的,尹梅紧紧地抓着愣考。

满场静悄悄的,只有说破天在讲着:“羊油灯缥缈跳荡,如烟似雾;四十盏鹿油灯随风飘闪,如舌伸缩;四十盏驼油灯灰黄变幻,似二龙戏水。旷野上空异彩纷呈。”

愣考望着淘金汉,像是第一次这么认真,他粗声粗气:“老兄,你过去干过什么?”

“说书的,我是有名的铁嘴说破天。只是没有顺口溜,你不知道矿山找了一个金匠,人家是有说法的,’’朱二哥的毡帽,庙滩的蒜,大二号的点心,死鬼金不换”?淘金汉不无得意,最后一句应该改成“铁嘴说破天”,什么他妈“死鬼金不换”?狗屁!”

“那到底叫你铁嘴,还是说破天?”愣考的语调里带上了不客气。

“哪个也行,哪儿也他妈够带劲的,你说呢?”吹破天也是嘴篮眼硬。

“是,够带劲!铁嘴?说破天?是够厉害的。哎,我听说这么一句话,夜壶镶金边——好嘴,不知道这个比喻对不对?”吹破天的嘴不愧是铁嘴,夸夸其谈着。

尹梅也不是省油的灯:“牛皮什么?干脆就叫夜壶不就得了!”

“不能叫夜壶!就叫我说破天吧。”吹破天惧怕了,他不敢跟愣考叫阵,愣考愣了愣:

“好。说破天,你他妈有本事接着讲!讲啊!”

庆祝仪式开始了,八个身披蓝色裟衣的喇嘛鱼贯入场,分两行站立,开始颂经。众人垂手而立,个个神情肃穆。念毕,上首年纪最老的喇嘛突然唱了起来,中间夹着一两声暴吼。

说破天卖弄着:“你听那声音忽高忽低,高,如雷炸裂;低,如母哄乳儿。”

在场的人莫不感到一股阴森、古怪的气氛笼罩全身。老喇嘛齐唱,如弦的声音把人带进一种神秘莫测的境界。众人早忘记是在荒野上,似腾云驾雾般,敛息屏声,小心翼翼。唱毕,牛角号陡起。

说破天继续说着:“牛角号声音苍劲,悠远,摄人心神,如巨蟒穿行于深涧,又似苍鹰盘旋于云端。你看:在号声中,大小牛鬼蛇神依次而入。前面的是一对牛头,随后的是一对马面。”

愣考没尿说破天,恶狠狠地说:“果然是好嘴。”

“什么他妈狗屁的好嘴,夜壶!货真价实的夜壶!”尹梅真的叫起了真。

“我这夜壶倒很想借给尹梅姑娘用用。”说破天死皮赖脸地。

尹梅毫不留情,她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吹破天留:“可以啊,但得把金边刮下来,留在我哪儿。”

长篇《野蘑菇》12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四鬼边舞边跳,嘴里喃喃有声。在场内跳一圈,尔后分四角站立,嘴吐蓝火,齐喊“啊呼——”

四对吊死鬼,皆身穿黑绸衣,长衣披肩,一条又红又长的舌头垂于胸前,身子舞时,舌或伸或缩,左右摆动。四对饿死鬼,脸长如条,中嵌两粒豆眼,随着气的一呼一吐,两条脸或张或合,似在乞求别人施舍饭食。

“我不敢看了,领我回家可以吗?”尹梅对愣考说。

“不行,散了还得我收拾东西,我现在跟你偷偷摸摸地回去,不叫张掌柜剥了我的皮?梅姑娘,看吧,鬼其实不害怕,害怕的是人。”

长篇《野蘑菇》12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四对淹死鬼,每当鬼身套一只小船,双手划桨,半划半舞,两颗小碗似的青眼忽闪忽灭,似在窥视人间;四对醉鬼,脖长而细,脸红似血,手提一瓶酒,边舞边饮,边饮边喷,四对哭死鬼,个个脸白如雪,眼黑如墨,边舞边低声哭泣。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