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24【原创】  

2012-02-24 08:21:3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2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金花婆婆在全神贯注地看着跳鬼。几个淘金汉贼溜溜地在尹梅及女人们的身上溜来溜去。劳布森拿着羊皮袋喝一口酒,看一眼场里。小八子在地上嗅着什么。

说破天看着全神贯注喝酒的劳布森,调侃:“劳布森,你一天除了喝酒不想点别的?”

“想什么?”劳布森看了半天吹破天,本不想理他,最后还是懒懒地问了一句。

吹破天别有用心地问:“比如想想女人?”

劳布森有些不耐烦:“想她干什么?顶吃还是顶酒喝?”

“听说你跟塔拉姑娘好?”

“放屁!”劳布森把酒袋塞进怀里,“你是不知道,还是故意,不知道,老子告诉你,那是我妹子,如果是故意,我今天杀了你个连禽兽都不如的家伙!”

说破天看劳布森真的急了,躲闪着:“真的不知道,真的!所以才开开玩笑嘛。”

劳布森指着说破天的鼻子:“老子正式告诉你,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开我和塔拉的玩笑是要拿命赌的。你舍得你的命吗?我能舍得!”

 “我舍不得,我就一条命,我全家老少都指望我呢。”

“那就闭住你臭嘴!”

“好,好,闭住。不开,不开。”吹破天连连后退。

说到塔拉劳布森想起了什么,在周围焦急地找:“塔拉,塔拉。小八子,塔拉呢?”

小八子茫然四顾,嘴里焦急地低吠着。

4

张一楼拉着月耳在草原上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有几回月耳差一点摔倒。

张一楼出了一头汗,他擦了擦:“算了,不去了。摔一跤不值得,我也糊涂,非让你去干什么?病刚好了,能经得起折腾?”

“既然出来了去看看吧,哪有半途而废的事,我也是要出来走走,要不躺也躺死了。”月耳气喘吁吁,柔弱地对张一楼说。

张一楼捂住了月耳的嘴,嗔怪地:“祭鬼不许说死呀死的!”

“好,我不说了还不行。”月耳浅浅地笑了笑。

张一楼动情地:“这才像张一楼的老婆。”

“张一楼的老婆都是这样?”

“看看不是又来了,我多会儿有过老婆?”张一楼的动情僵在了脸上,急急地辨白。

“明媒正娶可能没有过,暗的、半明半暗的遍地都是。”

张一楼无可奈何:“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我也不是吃醋,我嫁给你不是当老婆,是为了报仇,现在你为了我给我杀了杨森扎布,按说我该高兴才是,可是我总感到杨森扎布还活着,不相信他就这么轻易地死掉,比草原上死个羊还容易?”月耳试探、观察张一楼的表情。

张一楼的城府很深,他的回答滴水不漏:“那是你的错觉,他不死,那钱在世界上还有什么用?钱要不了命,那钱就没用了,你说对不对?”

“我当然知道钱的妙处,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月耳不敢逼得太紧,像是很随意地说。

“放宽你的心吧,我张一楼这点小事还是能办到的。好了,什么也别想,好好调理,等恢复了身子,你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