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13【原创】  

2012-02-02 08:19:35|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1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李良久像一头野兽在屋里转着,泥胎胆战心惊的眼光随着李良久的转而转动着,当李良久的脸上的气愤越来越重的时候,泥胎轻轻地说:“张一楼骂了迷三俏,给她绳子叫她上吊。”

“哈,这张一楼狗带嚼子抖起来了,他为什么突然抖起来了呢?奇怪。”

“他还说——说——”泥胎吞吞吐吐。

李良久终于爆发了:“不要吞吞吐吐,有屁就放,他说什么呢,说!”

“张一楼说迷三俏仗着嫖上一个矿主老子就能怕你?李良久倒是个鸟!”

“好你个王八蛋张一楼,你当老子不知道,你是明着骂迷三俏,实际是骂我。真他妈给他三两颜料就开染坊了。走,跟我去客栈,我不信他张一楼是马王爷长了三只眼。”李良久说完咆哮着出了屋。

泥胎紧跟在李良久的后面。

李良久气冲冲来到客栈,一进门踢翻了愣考宰羊的案子,愣考吓的往旁边一跳:“瞎!差一点吓出我的童子尿来,我的童子尿可以治病啊,女人的月经不调,老牛肉煮不烂,咱的童子尿管事。”楞考看他的童子尿说辞没有引起李良久的注意,于是悻悻然地对着院里喊:

“迷三俏,李矿主来了。”

“嚎什么嚎?你是不是想脸上开花?”泥胎说着举起了鞭子。

愣考听泥胎骂,他上下左右看了看泥胎,怪怪地一笑:“开花?开了花更没人给媳妇了,你他妈泥胎是不是吃了疯猫肉了?要不就是狗仗人势,我看你打打我?我他妈楞考怕土匪,难道还怕个你?”愣考拿起了地上的菜刀,“你给老子再骂一声,老子就开了你的瓢,不信试试?”

张一楼听到声音赶快跑出来,喝住了愣考:“愣考,不准给我动手!他是泥胎,泥胎是好哥们。”

愣考歪着脖子,青筋暴着,虎视眈眈地盯着泥胎。

“这是怎么了李矿主,这么大的火气?息怒,息怒,兄弟那个地方得罪了你?”张一楼打着哈哈。

“少他妈装蒜,你干得事你知道。”李良久不买张一楼的帐。

张一楼摊了摊手,做出无辜的样子:“我没干什么呀?”

“你骂迷三俏我可能管不了,可那分明是给我眼罩戴。而且还骂我李良久是个鸟。”

张一楼虚张声势:“这是那个烂了嘴的说的?我什么时间骂的?”

“你也别跟我来这套,你三丈六的肠子都是花花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李良久越说越气,嗓门也提高了很多。

张一楼极力缓和着不跟李良久翻脸:“为了一个破女人咱哥俩犯不着这样。”

“你倒说了你的了!一个破客栈,你还能反了天,别人怕你,我李良久不怕你。”

张一楼看李良久真是翻了脸,也把脸拉了下来:“李矿主在草原没人敢惹,我张一楼在李矿主的面前大气不能出。好了,既然李矿主怜香惜玉,出个价,将她领走,来个金屋藏娇。”

“你——”泥胎听出了弦外之音,又一次举起了鞭子。

张一楼斜着眼睛盯着泥胎:“呵哈,怎么。你还敢在我这儿撒野?还真敢拿鞭子抽老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泥胎就你这个德行,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愣考,你的菜刀呢?”

愣考把丢在地上的菜刀拣了起来,向前逼来,看着一场殴斗就要爆发,李良久见状,抬手止住了泥胎:“张一楼你想过没有,你发谁的财?我千号人,哪个不往客栈扔金块?”

“那是我的事,我开客栈不是光为了你,没你的臭鸡旦我还不做草纸糕?”张一楼看李良久软了下来,他硬了:

“张一楼开客栈凭得是本事,没有个一二三,我张一楼还敢在这苏鲁别列草原混?哼!张一楼是吃娘奶水长大的,不是叫你李良久吓大的,这个情况你得知道,不然没什么好处。你千把人,有能耐你别让他们来!”

李良久气得一句话说不上来,他看了看泥胎,嚷:“走着瞧张一楼!”带着泥胎佛袖而去。

不知道怎么时候尹梅凑到了愣考跟前,由衷地夸赞:“行啊,愣考,你够厉害的,把个泥胎给吓住了。”

“吓唬?他动一动,我不把他那颗光不溜球的头给砍下来跟羊皮幌子挂在一起,我他吗就不是楞考。”愣考显得威风凛凛。

尹梅显出了担心:“你忘了泥胎有点把式?你忘了那个小孩被他一个飞刀给插死了?”

“我还真把这个事给忘了。”愣考模着自己的脑袋,感激地望着尹梅,“谢谢你提醒我。”

“现在害怕了?”

“有点后怕。”愣考出了汗,尹梅望着愣考的窘态笑了,她不想叫愣考难堪,于是扭转了话题:

“愣考,你就没想过娶个老婆?”

愣考嘿嘿地笑着:“我这球德行谁给,除非这个女人瞎了眼?算了,这是命,再说了女人都是花,咱能养得起花?养草还差不多,养着还叫羊啃呢,算球的了,不娶。”

尹梅听完楞楞地望着远处出神。愣考奇怪地看着尹梅。

“我昨天晚上去你哪儿了。”尹梅低下了头,用手捏着衣角。

愣考吃了一惊:“我醉了没有?”

“醉了,醉得一塌糊涂,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愣考的汗流向了眼睛,他擦了一下,惶惶地问:“我没干什么事吧?”

尹梅开心地大笑:“干不干你知道,我也知道。”

说完尹梅就要走,愣考拉住尹梅:“哎,妹子,快告诉我,干没干坏事?不!应该叫好事。”

尹梅停住了脚步,有几分认真,有几分试探:“我要是嫁给你,你要吗?”

“你嫁给我?”愣考像抓了蛇一样松开了拉尹梅的手,倒退了几步。

“是啊。”尹梅的笑消失了,满脸的认真。

愣考苦笑着:“我拿什么养活你?再说了,你尹梅哪里是我愣考这个破碗里的菜?不想的好,不想的好啊。无事一身轻,无事一身轻啊!”

愣考逃也似的唱着永远不变的曲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