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35【原创】  

2012-03-12 08:42:31|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35【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月耳冷笑:“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狗胆儿不小哇!”

“我没拣到戒指呀!”

月耳示意金花婆婆出去:“跳鬼那天你穿的可是这个褂子?”

“好几天前它就丢了,跳鬼的第二天它又跑回来了,你说这事怪不怪?”愣考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月耳喝到:“胡说,你不要装蒜了。那天夜里你干过什么坏事?”

愣考哆嗦起来:“凭天地良心,我没干过坏事,我一直跟着客栈的女人们在一起的呀,不信你去问问她们。”

“你是欺软怕硬,要不要让钻天柳撬开你的嘴?”

愣考软软跪下:“我真没干坏事哇,月耳姑娘可去问大伙,我多会儿干过坏事?再不信你去问问尹梅,她要当我的老婆我都没要。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坏事?”

月耳见他满头大汗,知他没说谎,而且在她到了跳鬼的地方还看见愣考跟吹破天说笑,于是她和颜悦色地对愣考说:“你很聪明,知道我在干什么,找什么?没做就没做,干吗这么贱!你这褂子真丢过?”

“千真万确,月耳姑娘,这和褂子有什么关系?”

“你已经知道,就不要问了,但是你给我闭住嘴,不许对任何人说,更不能对张掌柜说,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自从你来了客栈我什么话不听你的?”愣考唯唯诺诺。

“这倒是实话,你继续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月耳姑娘叫我入地,我不敢上天。”

月耳突然笑了:“愣考一点都不愣,嘴蛮好的嘛,再好,也别说了。”

愣考站在地上,不敢再言。月耳长长地松了口气,想:“毕竟没白搜,愣考说的是真话吗?如果是真话偷愣考褂子的人是谁呢?”

 

9

劳布森独自躺在草地上。耳边回响着塔拉的哭声。劳布森又翻了个身,眼前闪现着塔拉的影子,回顾着迷三俏说过的话……

 

迷三俏关切地问:“是不是叫不睁眼的耗子给遭踏了?“

劳布森推了迷三俏一个跟头:“你放什么屁?再放我抓住你两腿小肉腿把你从中间扯开,你信不信?滚!你的嘴就不能说些别的?除了那个还是那个?”

迷三俏爬了起来,来不及拍打一下身上的土,乖乖地走了。在客栈迷三俏最怕劳布森。走出老远迷三俏悄悄地嘟囔:“护得紧有什么用?最终还是叫人家开了雹,你不开有人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嘟囔什么?”劳布森向迷三俏追去:“迷三俏你给我站住。”

塔拉跑着拉了劳布森一下。劳布森对着迷三俏跑的地方:“我看你迷三俏两条小腿真是不想要了。”

塔拉摔倒了,劳布森抱起塔拉分开众人,向塔拉住的房走去:“塔拉,你不许给我死!塔拉——”

劳布森把塔拉放在炕上,尹梅拉了拉劳布森,悄声地:“女孩子事,我来,你暂时出去吧,她不会有事的啊。”

劳布森站在一边楞了愣,走了出去。

“劳布森,该放羊了。”愣考提醒劳布森。劳布森瞪了愣考一眼,用狼皮鞭把愣考的案子抽得摇摇晃晃,然后赶着羊出了群。

愣考摸了摸头:“这小子犯邪了,多亏我没说别的,要是说了还不把我的头抽去一半?”

“抽去好,抽去就不多嘴了。”一个女人抢白愣考。

月耳听了一会儿众人的议论,默默回屋。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