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37【原创】  

2012-03-15 07:01:1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37【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2

张一楼坐在桌边在喝茶,他看到壶里几根茶棍立着,兴奋地对月耳说:“今日有远客来。”

月耳对商人有着刻骨的仇恨,他讥讽到:“远客是奸商,看你美的,像老舅爷子来了一样。”

张一楼嬉皮笑脸地看着月耳:“比老舅爷子重要,老舅爷子来我得管饭,别人来了是给我送钱。你说老舅爷子好,还是客人好?”

“只认钱?”月耳叹了口气,“对,只认钱,别人给钱什么事都可以干。”

“对!”张一楼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挣钱是一个商人的本分,挣不了钱算什么商人?我不像别人装模作样,明明是想挣钱,可是又不承认自己爱挣钱。我敢承认。不会挣钱的商人是白痴。我只认得钱是黑是白,不管别人是干什么的,更不管他长了几根花花肠子!”

“小心扎了手,奸商钱臭,钱里带刺呢!”

张一楼继续着他的嬉皮笑脸:“我才不怕钱扎手呢,我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娘胎里的东西改不了。”月耳非常气愤,她挖苦张一楼。

“你说错了,我的娘是个好人,说我不是个好人我承认,可是我娘好。”

月耳知道自己过分了,于是向张一楼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娘。”

“没事,你是想骂我,我不怪罪。”

月耳不再说话了,在呆呆地想着心事。张一楼看到月耳这样觉着没什么意思,便走了出去。

 

草原的黄昏比任何时候都辽远,然而一二百余峰的驼队却把草原的黄昏充塞的满满当当,三十几个伙计前后跑着,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拌之大声的吆喝,骆驼慢慢地不慌不忙地迈着四方步休闲般地走着,向着太阳落下去的地方。

赶驼队的掌柜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汉子,他叫关多头,脸色虚白,与常年走驼队的汉子截然相反。两粒小三角眼似闭非闭。但从他远视天际的目光可以窥见他的专横与自信。

关多头的身边骑一峰小骆驼的是一位神色凄迷的少女,她大约十六七岁,鹅蛋脸,柳叶眉,深潭似的眸子,远远望去,宛如一朵雪莲。少女似没有见过如此开阔的原野,她好奇地东张西望。但没几秒,她便厌倦了。

关多头见少女痴呆无神,便笑着喊:“雪花。”

被叫做雪花的少女略一偏头,无言地望着关多头。

“你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吧,瞧,前面是一家客栈,咱们在这儿歇息一夜,明日赶路。”

雪花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只眯起眼睛,瞅着客栈的狗油灯。

“这个客栈叫正蓝旗客栈,它的灯是狗油灯,邪乎着呢,它的幌子是一张整羊皮,每个月的初一、十一、二十一,初五、十五、二十五都要用羊血煮一下,并且有巫婆跳舞。”关多头煞有介事地给雪花介绍。

“这是人能住的地方吗?”雪花队关多头的介绍一点都没引起注意,她皱着眉问。

“邪是邪,但饭菜可是有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