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39【原创】  

2012-03-19 07:15:35|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3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月耳听得前面店堂内哗然暄闹,不无疑惑地想:张一楼除了陪李良久,向来是不陪其他酒客的,这驼商有多大架子,得他亲自把盏?

于是月耳趿拉了鞋,往店堂而来,刚一进门,便见关多头从酒桌边站起。

“我与草原有深缘,我大半辈子,是在草原、荒漠上度过的,我的朋友遍及草原,你们的杨森扎布王爷还是我的至交。”

月耳猛觉关多头面熟,却来不及想,关多头的话如锥子扎进她的心肺。

关多头得意洋洋地说:“我此番前去,还给杨森扎布王爷带了几缸家乡的老酒。”

坐在关多头身边的张一楼微有不安,心怀鬼胎地向这边一望,恰和月耳目光相触。月耳狠狠瞪了他一眼。

月耳想:郝竖山的话没错,张一楼终于暴露出来了,他没有给我报仇,可他为什么要哄骗我呢?仅仅是讨好我,或者说是我和他的承诺?张一楼你自己把自己的脸皮撕破了。郝竖山说得对,不动神色,看看张一楼到底耍的什么花招?

张一楼发现了月耳的异样,扯了一下关多头的袖口,小声说:“掌柜大概还不清楚,我听说王爷遇难了。”

“遇难?”关多头问,继而哈哈大笑:“别看你在草原,可王爷的事我可比你清楚得多。王府外有沟渠,里有铁栅,几百家丁日夜把守,怎么会遇难?再说,我身上还有王爷近日写给我的书信。”

说着掏出一封书信,张一楼神色大变。关多头却得意地大笑着,顺便给雪花捡了一块鹿肉。

 

月耳终于想起了关多头是谁了,她的脑袋像炸了一样眼前闪现着让她不愿意回顾的情景:

 

关多头在市场转来转去,最后与一个人比比划划。随后跟那个人走进一个院子。

屋里有几个女孩,关多头在几个女孩前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面前。这个女孩就是月耳。月耳无助地望着关多头与人贩子交易。

关多头买了月耳后,扔上了骆驼,向北草地出发,驼队快进木其塔拉滩地时,忽然从垴包上冲下一群草原狼。驼队立刻大乱。

月耳紧紧地抓着关多头的袖子:“我不叫,大爷,我们真能打过狼吗?”

“如果打不过,我先把你毁了,让你成为女人。”

“求求你不要。”月耳苦苦哀求。

“成为女人是早晚的事,只不过是谁让你成为女人罢了。这很重要,王爷让你成为女人和我让你成为女人,以及筱扩让你成为女人,那都是不同的结局,你明白吗?”关多头冷酷地对月耳说。

月耳浑身哆嗦着:“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就是不要那样。”

关多头讥讽:“那样怎么了?你能干什么?一个女人能干什么?女人需要干的就是这个。男人对女人是什么?就是让她成为女人,明白吗,姑娘变成女人对于姑娘是件好事,对于男人来说只是完成一个愿意完成的事情而已。”

 

关多头是将自己送给杨森扎布的人,月耳的血液猛冲到脑门。几乎冲裂,两腿却软得棉一般:“是他,就是他!他毁了我的一生。今天碰在了我的手底下了,我要跟你拼命!”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