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29【原创】  

2012-03-02 13:25:4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2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塔拉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洒落在前胸上,她极力压制着不哭出声,反而更为悲切。月耳知说什么都没用,所以什么也没说,塔拉悲恸稍减。

“你想离开客栈?”月耳问。

塔拉慢慢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帮你!”

塔拉点头,随后慌了一下:“不……我无家可归,这回我哪儿也不去了,我只有劳布森一个亲人了,他比亲哥哥对我都好。我能感觉到,那不是装的,他也没有任何的企图。”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身世?”月耳小心翼翼地看着塔拉。

塔拉痛苦地摇摇头,目光却如霜杀了一般,透着几分寒气。

“你既有放心不下的事,为什么会生出那个念头?”月耳在诱导塔拉。

塔拉猛然抽搐起来,巨大的痛苦使她紧咬住嘴唇,几滴鲜红的血坠在胸前。

“姐是不会跟别人说的。”

塔拉还是一声不吭,只是更猛烈的抽搐着。敏感的月耳立刻觉到了什么。一个姑娘只有失去贞节,才会这么悲痛。月耳心随之一沉,恨恨地:“什么地方都有畜生!谁,告诉我!”

塔拉猛然扑进月耳怀里,哭出声来。

“什么时候?”

塔拉揩去泪水:“我离开了人群……”

“是不是从背后来的?”月耳想起了自己差一点被强暴的事情,急着问塔拉。

塔拉点点头,低声说:“那声音并不陌生,但我想不出他是谁。”

“记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还是塔拉,你心里即使是油炸火烧,脸上也不要露出。记着,千万不能让劳布森知道,他要是知道,他真的会杀人的。”月耳告诫塔拉她的担心。

塔拉郑重地点点头,忽然把右手伸到月耳面前。手心上是一粒布扣子。月耳一怔。

“这是从他身上拽下的。”

月耳两手一击:“好!这就是他的死证,姐姐给你办这个事,我们不要声张,一点都不能,而且你要跟以前一样,叫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劳布森哪儿你多去,他是一个多好的人啊。见了他你会感觉温暖的。”

“谢谢你。”

“不要说那没用的话,就那样。我们要不动声色。”

 

   劳布森心事重重地站在草原,望着远方,小八子蔫头耷拉脑地爬在地上,劳布森看了看小八子,对小八子说:“小八子去看看塔拉。”

   小八子听到劳布森的命令,窜起来,撒腿就跑。

小八子跑出很远,劳布森改变了主意,喊:“小八子算了,回来吧。”

小八子又跑了回来,不解地蹲在劳布森面前看着他。

“别去了,你一去她会哭得更厉害,这个小丫头她这一哭闹得我心里乱糟糟的,像他妈长了草一样,你呢?”

小八子嘴里叽叽咕咕地叫着。

“你也是。多亏塔拉回来了,她要是不回来,我真的要扒你的皮,你以为我是吓唬你的?在我的心里虽然你重要,但你是牲口,塔拉可是个大活人啊,你明白不明白?”

说完劳布森一声不吭望着远处出神。眼前闪现着塔拉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