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33【原创】  

2012-03-08 08:41:10|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3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是你自己丢的,又不是被偷走的,怎样去搜?”张一楼十分不愉快。

“既知这戒指是我丢的,就该送来,迟迟不送,说明在他眼里,他张一楼狗屁不是一个。”

张一楼神色极为难看:“用激将法,我也不同意。狗屁就狗屁,还能怎么样?”

月耳真的动真气了:“我非要搜呢?”

张一楼怔了一下,望着月耳眼中的坚定:“你执意要搜,就去搜吧!不过,我怕你引起公愤。”

“未必。顺便说一声,这客栈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不能眼看着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

张一楼笑笑,言不由衷地:“我巴不得你这样。”

第二天一早,月耳与金花婆婆先去护栈手的住处。他们住在第二排,除钻天柳独住一间外,其余五人住一间。月耳经金花婆婆的指点,径直走进钻天柳的屋子。钻天柳早有耳闻,故将所有的东西全摆在当地:“搜吧,我早就知道你会报复我的。”

月耳的口气很硬:“知道就好。知道就提前把东西藏起来了,知道我就肯定搜不出来。来也白来。”

钻天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要发作又不敢,不发作憋得难受:“我钻天柳再下作也不会拣一个戒指不说的,什么戒指没见过?哼,把人想得太那个了,我不是女人。”

“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人?”月耳针锋相对。

钻天柳口气软了一点:“我没那样说,是你自己说的。”

月耳一点也不客气,带着浓烈的火药味:“你还真是砂锅子煮羊头眼兰嘴硬啊?一句顶着一句,好啊,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钻天柳能把我吃了?”

“别价,这不是回答你的问话吗?我没拣,真的,我意思是说我一个大男人拣一个戒指干什么,嘿,我是说女人喜欢的东西,男人怎么会喜欢呢,你看看,我怎么越说越说不清楚了,我不说了。”钻天柳虽然口气软,但话不软。

月耳翻看东西看没有什么,瞪着钻天柳:“没拣不是更好?”

“就这点家当,你随便翻吧。”

“若是一般东西,我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月耳的口气还是很强硬。

钻天柳不露声色地:“甭管咋说,你也是掴我耳刮子。”

月耳把一件衣服扔起了很高,指着钻天柳的鼻子:“你又来了是不是?你准备与我吵架是不是,我今天豁出去了,跟你这个钻天柳来个针尖对麦芒,大不了被你杀了!”

“我服你了,行不行?人家说好男不跟女斗,我钻天柳不怕鬼,就怕人,特别是女人。”钻天柳低垂了头,冷冰冰地说。

月耳不再接碴儿,只低下头去翻捡那些衣服,仔细去瞧那些扣子。

钻天柳斜着眼睛说:“你翻那些乱衣服干吗?臭烘烘的,小心脏了你的手。”

月耳不理,只管翻下去。翻到最后,忽然呆住了。她看见了件沾满淤血的女裤,钻天柳神色一变,但他克制住慌张,漫不经心地说:“有时,我受人之托,也干一些不得已的事。”

月耳知他暗示小别列那档子事,却佯问:“这不得已的事,除了常干的人去干,别人怕不行吧!”

钻天柳不由打了个寒颤,想:这女人不好对付,张一楼养了一条母狼在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