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50【原创】  

2012-04-19 07:35:05|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5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1

 

李良久接到张一楼的密信,不由裂嘴大笑。泥胎见李良久高兴成这样子,也兴高采烈俯下身子对李良久问:“张一楼说什么?”

“他从西口买来一位姑娘,让我过去。”

“他们这么费劲地巴结你,不会有什么诡计吧?”泥胎忧心忡忡。

李良久不以为然:“量他那几把刷子,耍也耍不过我。”

“小心为是。”

李良久夸赞:“你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想尝女人的滋味不?”

泥胎嘿嘿地乐着:“我不!我没兴趣,再说我这样子,人家也看不上。”

“女人的眼皮子比蛋皮子还薄,只认钱,不认人。咱有得是钱,我给你。”

“省下来吧。跟你说真心话,我看见女人就烦,她妈的一个一个的那个样,一看见她们我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李良久哈哈一笑,拍拍泥胎的肩膀说:“是条本分的汉子,不过也太遗憾了。萝卜白菜各有一爱,我就好这一口,瞎子害眼没治了。”

“矿主,我可不是说你的!”

李良久非常大度:“说也没事,我真的就是这么个人。我不怕说,男人不就那么点事?我不像有的男人,他明明喜欢女人,还装着不喜欢,拿五捉六。比如那个张一楼,你以为他是个人灯?他他妈比谁都下作,只是装装样子罢了。好了,看好家,我去了。”

李良久又交代了泥胎几句,一个人飞马而去。

李良久兴冲冲来到了客栈在大厅坐定,两眼睃巡着姑娘,不知道张一楼说的那个姑娘是什么样的。看到李良久那个样子,张一楼低声对李良久说:“心急吃不了热馒头,她在屋里等你呢!”

“是吗?不是雏吧?”

“绝对是,我打听了个六够,不是雏咱要她干什么?干这个事熟套子马好,生马个子叫往左它去右,你叫它去右呢,它又去左。生马得调教,得费力气和心机。”

“张掌柜可是行家。”

“难道李矿主比我差?”

“彼此,彼此。”说完两人大笑。李良久坐卧不宁,他望着张一楼,几乎是哀求:“我去看看!”

“急什么?喝完酒再去也不迟,乘着酒劲那玩意儿才带劲呢。”

李良久虽然很是不如意,但也无可奈何,只得顺水推舟:“那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只有我心急呀,酒就免了吧!”

“你知道这是什么酒?”

李良久捶了张一楼一下:“你真是道上的老手了。”

“姑娘脸蛋俊巧,身子也壮实,别让她认定你是个太监哇。”张一楼说完禁不住哈哈大笑,李良久望着张一楼并没有笑,他是惦记着那个姑娘,急着问:

“这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绿根。”

“好名字,一听便知不是个下贱胚子。”李良久兴高采烈,他没有受张一楼感染自己却笑了起来。

张一楼等李良久的兴高采烈告一阶段,及时地补充到:“非但不下贱,还傲得很呢!也只有你李矿主能撬开她。”

“张掌柜如此关照,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报答只是江湖上的一句空话,扯淡。定然重报!我定然重报。”

张一楼拍了一下手:“说得那里的话,咱哥们不说这个,谁跟谁?只要你常光临客栈,就是给我面子了。”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一件事情烦劳李矿主帮忙,不知李矿主——”

“你我之间,还吞吐什么?”李良久打断了张一楼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