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53【原创】  

2012-04-25 07:47:23|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5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站了起来,不安地转来转去:“你记得秦田义不?“

“草原第一大赌徒,怎能忘记?他一年多没露面了,现在突然来客栈,有什么要事?莫非要和你赌什么?”李良久望着张一楼问。

张一楼摇着头,半天才喃喃地说:“这家伙神鬼莫测,游踪不定,与他赌还不是把头往刀上伸?他这次来……咳,我怎么说呢?”

“到底有什么事?”李良久急得跺着脚。

张一楼吞吞吐吐:“这家伙不知从那儿得知我买了绿根,竟要来……开苞!”

李良久把酒碗摔在了桌子上:“他敢!量他一个赌徒,能尿几股?张掌柜既答应我,凭什么应允他人?”

 “你我相交多年,还不知兄弟的为人,哪敢跟矿主玩虚的?绿根,一定是你的,只是秦田义非同一般人,我不敢得罪。”张一楼面有难色。

李良久站了起来,满脸杀气:“他在那儿?”

“前厅内。”钻天柳唯唯诺诺。

李良久一脚踢倒了凳子,吼:“我去看看。”

秦田义四十几岁,一张刀削脸,有棱有角。透着精明和沉着。他面前的酒桌上放着一条褡裢,两个袋子鼓鼓的,中央敞开一个口,露出黄的、白的硬货。财大气粗的样子,似乎握着十成的把握。

李良久气冲冲走了进来,冷冷地斜着他,不语。

秦田义似乎忽然认出是李良久,一抱拳:“原来是李矿主,多日不见,怎么老成了这样?”秦天义的语气里带着讽刺。

“你我都知道绿根是张掌柜给我专门找的?你来凑什么红火,你走吧!”

秦田义似乎恍然大悟:“哦,刚才钻天柳告诉我了,不过据我所知,张掌柜在开客栈的时候就有个规矩,不管什么东西,不管天南海北,不管商家和官员一概是认钱不认人,这也是张掌柜的信条,也是他做商人的准则。正因为有这个信条才在北草地赢得了这么个名声……”

李良久终于不耐烦了,骂:“少他妈跟我拽,如果拽,还有你的?有屁痛快放!”

“好,放。本来在我来以前还不知道有李矿主这一码事,你知道赌徒有赌徒的规矩,就是定赌后,就不能不赌,就跟贼一样定下要偷,只要是进了你家他就不空着手走,哪怕是他妈一块尿布。”

“说,你怎么不空着手走?”

秦田义笑了笑:“当然是赌。所以,我带了钱来。张掌柜没理由赶我走,他也不敢!”

张一楼退在李良久身后,不敢吱声。

李良久冷冷一笑:“不就是赌吗?赌,不就是钱吗?李良久没别的,钱倒有几个。赌容易。”

“罢,罢!罢!认我秦田义倒霉,玩了一辈子鹰,到了还是得被鹰鹐了眼!”秦天义还是带着明显的讽刺,“想拣个便宜,谁知碰到了一个厉害主,竟然碰到的是金矿的矿主,那也没办法,赌行的规矩也是要遵守的,来吧,验资! ”

“验资?”李良久一顿,随即道:

“我没带,我可以补上。”

秦田义高声冷笑:“没带,你跟我赌什么?空手套白狼?”

“我来是跟你赌的?你他妈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是来开苞的,谁他妈知道你这个家伙从裤裆里钻了出来,你他——妈——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本来好好的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秦田义对李良久咆哮不屑一顾,也没有正眼看李良久:“按以往规矩,张掌柜,开价!”

张一楼只得陪笑道:“我已答应了李矿主,不敢再——”

“答应了,开苞了没有?交钱了没有?”

“不就是今天让李矿主来开苞的?”

秦田义猛一拍桌子子:“店大欺客了不是?”

张一楼陪着笑,低声下气地:“不敢!”

“一个破褡裢,牛什么牛,有什么可牛的?值得如此吆三喝四,惊天动地?”李良久冷笑:

“没见过球粗的老耙耙(一种植物),我看你也是狗肚子里撑不下四两油,能你妈有大闹花果山的猴气?”

“钱虽然不多,可都是凭本事来的,跟李矿主没法比,你可以把金块随随便便装进自己的包里,我能吗?不能,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

“就是装了又怎么样?你一个赌徒他妈还有资格管老子?我他妈李良久是顾了个面子,注意了一个名声,要不我让你躺在这里,你信不信?”李良久的理智在慢慢地失去,他气急败坏地在地下走着。

秦田义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我相信,你李良久什么不敢干?可是你不知道天外有天吧?我秦田义在北草地混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也不比你李良久官小,你李良久算个什么官?”

“这不用你操心。”李良久真是压抑不住急躁了,他忽然掏出一块怀表,交给钻天柳:

“带几个人,去矿上找泥胎弄五百两金子来。”

钻天柳迟疑到:“他不会相信我吧?”

“见了表,他自然相信。”

钻天柳看了看手中的表,转身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