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64【原创】  

2012-05-31 06:50:37|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6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金花婆婆幽灵一样推开了月耳的门:“我去东脑包跟我老头子相会。”

“去吧。带好东西。”

“最好是张掌柜跟我一起去。”金花婆婆站在地上等着张一楼。

“我去又有什么用?你和你老头相会,我在哪儿算个干什么的?再说,我一听这玩意儿吓得腚沟子都出汗,你自己去吧,啊。”张一楼往后躲闪着。

“我的意思是你亲眼看一看,省得你不相信,一天说些冒犯鬼神的话,真的,其实鬼神没什么可怕,你见了就知道了。”

“婆婆,求求你,你自己去吧。”

金花婆婆站在地上不动,看样子非让张一楼去,张一楼脸一阴:“我头痛,你去吧。打死我也不去,你去不去?不去拉倒!”

金花婆婆一出客栈几乎是一溜小跑向客栈东边的脑包跑去。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劳布森的歌声骇人。

泥胎的喊声骇人。

三姨父的笛声骇人。

 

子夜时分,不见金花婆婆回来,张一楼拉了月耳,悄悄走出客栈。东脑包上似有灯火忽隐忽现,偶有嘤嘤的哭声传入耳中,甚是骇人。两人听一了会儿,急忙往回跑。张一楼一边跑一边骂:“真他妈拐子屁股——斜门。”

“这回你信了吧?”

张一楼只得点头。拉着月耳跑着回了客栈。

回了屋两人不敢睡,坐等金花婆婆回来,黎明时分,脸色惨白的金花婆婆幽灵似的出现在月耳和张一楼面前。

月耳抓住金花婆婆的手:“怎样?”

“这事难呢!”金花婆婆木木地坐在那里,低声说。

月耳急切地:“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一楼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心却悬得高高的。金花婆婆呷了口水,无表情地说:“我家老头说,这几天还真有两个鬼魂在客栈附近游荡,是夫妻俩。”

月耳恍然大悟:“是这样,有时是光头,有时是长发。”

“不知谁欠了他们的债,讨不上便不肯走。”金花婆婆无动于衷地说。

月耳小心翼翼地问:“是钱?是命?”

“不知道。”

月耳气呼呼地叫:“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吓唬我干什么?”

“这我就不清楚了,老头子窝囊,不敢多问。”金花婆婆小心翼翼地看着月耳。

“可有什么办法?”

金花婆婆用眼角扫了张一楼一下:“有倒是有。”

“你只管说。”

“他们说,若七日一祭,便不再来扰。少一次,也不行。”

“那就七天一祭。”

金花婆婆面有难色:“他们说,光烧纸钱还不行,口口声声要银两,半夜时送东脑包上。”

张一楼忽地一拍桌子:“胡说八道,鬼能花人钱?听说鬼是拿不走人的钱的。”

“他们是这么说的,掌柜不信就算了。”金花婆婆一哆嗦,垂了头。

月耳瞪了张一楼一眼:“少多嘴!多少?”

“50个大洋。”

“一年3000多,我花得起。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月耳姑娘吩咐的事,我不敢不办,只是我年岁大了,腿脚不灵便,怕误了事。”

月耳知她意思,爽快地说:“每月给你加2个大洋。”

“好。”金花婆婆退了出去。

折腾毕,天已放亮。张一楼不满地:“你还真当客栈的家了。”

“你不是让我当家,你要是后悔了可以收回你的话。不过,现在我还是老板娘,花钱买个平安,还不是为了客栈好。你说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