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80【原创】  

2012-07-10 08:04:01|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8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草原的早晨一碧如洗,劳布森用鞭子往倒抽一块石头,他每抽倒一次,小八子便给他用两条前腿加嘴给扶起来,他们非常有兴趣地玩着。

劳布森高声嚷了一嗓子:“噢——嚎嚎——”

劳布森只喊的声嘶力竭,突然意识到来什么,发疯一样骑着马向客栈跑去:“塔拉——塔拉——你怎么了?怎么了?你不能——”

劳布森冲进客栈疯了一样跳下马:“塔拉,塔拉,你在那里?塔拉——”

尹梅慌忙地拦住劳布森,低声:“劳布森,塔拉病了,很厉害,你一定要冷静,现在月耳跟塔拉说话,你可千万别打搅她。”

劳布森粗鲁地扒拉开尹梅:“我一定见塔拉!要见,我要见,她不能死,她不能死。”

“求求你劳布森,你一会儿见还不行吗?你是个好人,塔拉是个有福的人,她命好,有人疼她、爱她……”尹梅抱住了劳布森的胳膊哭诉着。

月耳从屋里走了出来,劳布森抓住月耳的手摇晃着,随后把月耳几乎举在了半空:“塔拉怎么样了,快告诉我塔拉没事吧?”

“你放下我,你要把我掐死啊?劳布森放心,没事了,安静地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劳布森,你一定要冷静。”月耳呆呆地看着劳布森,眼泪含着眼泪。

“我一定,听你的。她真的没事?”

月耳点着头肯定着:“没事。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劳布森瘫坐在了地上,泪流了下来。尹梅把一块手帕递给了劳布森。劳布森本来想扔向一边,但他看到了尹梅的眼睛,乖乖地接了过来。

月耳找到钻天柳,把他拉到一边悄悄跟他说着什么。大家远远地看着。随后月耳向金花婆婆点了一下头,金花婆婆会意向自己的屋里走去。月耳急匆匆地向钻天柳的住处小跑而去。

“客栈不能放死人的,一停就破了客栈的财脉。你总不能为一个女人坏了客栈的财脉吧?”钻天柳的脸板得像冰。

“你低点声音好不好?”月耳压着火气,“叫别人听见不好。我说钻天柳,塔拉好歹在客栈呆了这么多年,就将她赶出去,让别人多寒心,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什么财脉不财脉的,客栈有财脉,财在哪里?”

钻天柳冷冷地盯视着月耳,软中带硬:“不是我不从,只是客栈里有规矩,死人不得在客栈里停。”

月耳再也忍不住了,她提高了嗓门:“你又搬出这臭规矩来搪塞我,还是吓唬我,规矩是规矩,规矩对我有什么用?我才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倒要问问你,客栈有那么多的规矩,你怎么不遵守?”

“我——”钻天柳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月耳带着嘲笑,慢慢地一步一步逼向钻天柳:“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女人,好欺负?我说什么你不听什么?我干什么你都觉得别扭,你是不是认为张一楼不娶我才好,你可以随心所欲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客栈没了你就转不开?你是不是早就想把张一楼害死,你当这个掌柜?”月耳连珠炮地质问着钻天柳。

钻天柳在月耳的逼视下一步步后退着,当月耳说出他想当掌柜的时候,钻天柳慌了,矢口否认:“哎呀,月耳姑娘,天地良心,我可从来没这个念头,请你不要乱说,乱猜。你这样说不是等于要我的命?”

月耳不依不饶:“你没有这个念头,样子倒比掌柜凶。你是不是认为张一楼根本就不该娶我,娶的应该是你。”

“你——”钻天柳让月耳逼得有些恼羞成怒了,要发作,但没有,他紧紧地咬着牙,脸像猪肝一样憋成了紫色。

“我知道张一楼回来了,我去找他说,我看他敢不答应我?我看他又敢把我弄到什么样的地步?”月耳点着钻天柳的鼻子,“我告诉你钻天柳,今天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我就是要破破这个破客栈的破规矩。你以为你们是谁?皇帝老子,皇亲国戚,规矩?可笑!都是井里的蛤蟆没见过巴掌大的一片天?还规矩?不怕大风闪了你们的牙?”

钻天柳不卑不亢,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着:“若是别的,我绝不敢说半个不字,掌柜走前再三嘱咐,死人不得放在店里。“

“莫非他知道塔拉这几天要死了?他是算卦的先生?是阎王的小舅子?”

“他不单对塔拉,对哪个人都是这样。”

月耳盯视着钻天柳,那眼睛里明明是火,时刻要燃烧起来,但月耳强压着:“那好吧,既然这样,如果塔拉真的死了就抬到我屋里,反正我没做亏心事,不怕塔拉的鬼魂抓我。”

钻天柳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月耳见他屈服了,但心里没有一点快感,她琢磨着:钻天柳手里一定握着张一楼的什么把柄,不然,他不会屡屡这么对我放肆。想到这里,为了那远大的目标,为了弄清张一楼的真正面貌,月耳释然了,嘴上说:

“扯。塔拉还没死,我们在这诅咒她干什么?”

钻天柳定定地看着月耳,轻松地长出了一口气,突然笑了一下,只是那么一瞬间:“真是,我们俩乌眼鸡似的干什么?”

月耳没再理钻天柳,甩下他向劳布森走去,她拉起了坐在地下的劳布森:“劳布森,我知道你的心,你的心比我还疼,我知道劳布森,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塔拉摊上你这么个哥值。塔拉暂时没事,如果有,我会叫愣考喊你的,现在让塔拉见你,恐怕对她的刺激大,你说呢?”

“我听你的。”劳布森认真地听着,他点了点头说。

“去草原看羊去吧。”

劳布森点头,跳上马飞奔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