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81【原创】  

2012-07-13 08:35:1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8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望着飞奔而去的劳布森,月耳惘然若失,情不自禁中向客栈外边走去,雪花见状悄悄地跟在了后面,她看到月耳神色激愤,似乎是随便说:“钻天柳要是有意和干妈作对,以后有得是机会治他。”

月耳听到雪儿说话,突然停住了脚步,望着雪花,问:“你说什么?”

“说到底他不过是掌柜的一个卒子。臭卒子有什么了不起,还想跟干妈扎刺,他是不是活腻味了?”

月耳认真地看着雪花,冷静下来,点头,想:如果这样闹下去,倒霉的是只是塔拉,她生前含有一腔仇怨,死后被折腾来折腾去,九泉有知,会痛心的,不如先依了钻天柳。但这口恶气终难咽下,待有了机会,我决不放过他。找张一楼?不找,就要他在屋里装着,我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雪花还想添油加醋,看见钻天柳一脸卑微地追了过来,雪花把脸扭向了一边,装作没事地走来走去。耳朵却非常注意地听着,不时地看着这里。

“我搭了个棚子,和家里一样,我实在不敢违掌柜的话,也不敢不听你的。”钻天柳蛮横惯了,说的软话让人听着也是硬梆梆的。

月耳见有此台阶,也就顺势而下:“塔拉命苦呢,没死你搭什么棚子?”

“有备无患。”

月耳一怔,随即说道:“也好,冲一冲也好。”

“客栈来往人不断,见这样子,要是出去张扬,于客栈不利。我也是为客栈着想。”

月耳打断了钻天柳的话:“这事你们的掌柜就没交待过?”

“这不用交待,死人只有一个去处。”钻天柳倒是爽快,口无遮拦着。

月耳记着塔拉那些话,于是故意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掌柜行踪不定,很难说准是什么时候,他不在咱们就得替他想着点。”

月耳突然说:“他回来了。”

钻天柳非常自信:“不可能,回来这么大的事,他能不管?”

“你没和他出去过?”月耳突然问,态度较前也柔和了许多。

钻天柳看样子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把月耳放在眼里,大刺刺地:“出去过,经常,有时候也有别的事。”

“你们的正事?别的事,别的什么事?”月耳紧追不放。

钻天柳似乎是真诚的:“别的事,正事,哎,我说不清楚了。你最好是问问他,我能说清楚什么?”

钻天柳终于感觉到了点什么,冷冷地说。

“他一般都去什么地方?”

钻天柳笑了,含糊地打着哈哈:“走亲访友,掌柜朋友多,哪儿都去。一一他没告诉你要去哪儿?你好像特别关心掌柜?”

月耳拉下脸,冷冷地说:“我怕守寡。”

钻天柳噎了一下,暗自骂了一句:“骚货。”

 

月耳安排好了,急忙去看塔拉,大家见月耳来了,都借故出去了,塔拉也没有铺垫,急切地向月耳陈述:

老王爷不几天死去了,在埋葬了老王爷的当天杨森扎布宴请了所有王府的和周围的人们,宣布继承世袭王爷。在庆贺的当晚,杨森扎布进了我们家,备了一壶酒。让阿爸阿妈喝。

其实阿爸已经知道有今天了,他非常坦然,他让阿妈先把毒酒喝了,他单独要跟杨森扎布说话。在阿妈喝了酒后,阿爸让阿妈给他拿出了节日穿的蒙古袍。阿爸穿好,对阿妈说今天他和二弟要去见一个王爷。阿妈信以为真。阿妈走了以后阿爸求杨森扎布不要加害我。杨森扎布答应,并且跪在了神像的面前发了誓。

其实,这一幕我都看见了,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杨森扎布对阿爸说,我杀你出于无奈,我的性格里不能允许你的存在。

阿爸说,只要你不为难塔拉,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

杨森扎布表示我用一个蒙古人的名誉向你保证,我不杀她,但我不能让她在王府。

阿爸说,我已经管不了了,只要她能活下来,我就知足了。

最后阿爸喝下杨森扎布为她准备的毒酒。我冲了进去,杨森扎布一拳砸向我,以后一切就不知道了。

 

劳布森赶着羊到了客栈,羊围着客栈叫着,愣考一看成群的羊堵住了客栈的门,奇怪地问:“你怎么叫羊堵住了门口,客人来了怎么办?”

“滚!我想,我就是想!你再嘞嘞,我用羊粪堵住你的嘴。”劳布森睁着猩红的眼,向楞考歪起了脖子。

愣考楞了,他平常跟劳布森最好,而且劳布森跟他也最好,今天是怎么了?突然他恍然大悟,笑着:“瞧我这猪脑子,是啊,塔拉病了。”

“知道还烦我?去吧愣考,我感激你对塔拉的好。”劳布森感觉到自己对楞考的粗鲁了,带着歉意对楞考说。

愣考有声有色地叹了一声,眼睛红了:“就你一个人着急,我不急?多好的姑娘。哎——”

小八子蹲在塔拉的屋边一动不动。

愣考与小八子蹲在一起,愣考的眼睛里淌下了泪:“狗比人好,张一楼骂我爹是狗头,狗头有什么不好。”

愣考抱住了小八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